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著名山水画家鲁永欢访谈:艺术来源于生活

发布时间:2019-06-07 10:55:52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阿虎 阅读量:
  生于1939年,湖北省武汉市人,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武汉市政协书画室国画家,武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北京八一书

  生于1939年,湖北省武汉市人,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武汉市政协书画室国画家,武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北京八一书画院特约画师,大韩民国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会员、教授,曾任中国长江航运集团美协主席,《长江画院》院长,武汉市中国画研究会会长,武汉美协常务理事

  记者:艺术作品是艺术家情感和生命体验的结晶。在内容和技巧两者之间的权衡,老师您又是如何在您的作品里表现的呢?

  鲁永欢:我更在意我想表达的内容是不是表达清楚了。书画之美,形态之美只是第一步而已,到了深处,便和书写的人的生命连在一起。这才是书画之所以能传递给人的精神甚至于不朽之处。我们看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正是他在与友人雅集时身心放松心情愉悦的状态的写照;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恰恰是他丧失亲人时悲愤之情的表现。不了解这些,去追逐他们的笔墨功夫,不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么?

  记者:在从事绘画/书法这么多年来,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让您产生过放弃绘画的念头?或者有什么经历让您记忆犹新?

  鲁永欢作品《轻舟已过万重山》欣赏

  鲁永欢:这个,还真有,开始时咱们说过,我小时候写字,是从颜柳欧赵入手,这其实是个误区,现在的书法培训班,让人学习书法从唐楷入手,真是误人子弟。从写字的角度来说,一开始最好是从篆字开始,才会了解真正的运笔是怎么回事。唐楷过渡强调法度,反而会束缚人,让人形成习气。可是小时候形成的东西,想要清除非常难。我后来跟随黄老学习,他给我看石门颂和石门铭,看汉代的简牍,就是想让我解放出来,可是,眼界上来了,手却跟不上来,一下笔,还是过去的习惯。有时候,真的是恨不得把笔折了才解气!黄老和我讲:“你着什么急?写字不是着急的事。再说了,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写的不好,也不会有人拿枪打死你。”那段时间曾经一度想放弃,是老爷子重新拉起了我的兴趣,他写给我看,老人家书写时的那种自由的状态,竟然也能传递到我身上,这一下子就放不下了。很多人觉得我这些年每天坚持写字精神很可嘉,其实是因为我非常享受其中的乐趣。没有乐趣的事情是做不成的。

  记者:您平时除了绘画/书法,还有其他的一些兴趣爱好吗?

  鲁永欢:我其实是个搞历史研究的,书画反倒是余事,这不过这两三年在书画上用的时间越来越多。读书,写字,陪孩子,还有一个少儿不宜的爱好,就是抽烟。当然,这个爱好不是什么好习惯,但没办法,暂时还戒不。

  鲁永欢作品《峡山清晖》欣赏

  记者:一般会怎样寻找创作灵感?顺其自然亦或是其他?

  鲁永欢:我现在还不敢说创作,古人未曾全懂,自己也未形成,怎么敢说创作呢。有时有些想法,就会随手写写画画,往往过后就不满意。不过这几年,不满意的程度在逐渐降低。也有可能是,我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记者:其实中国的传统艺术文化在传承方面可能做得并不是那么完善,那么您对国画艺术的发展有什么想法呢?

  鲁永欢:在这方面我真没有什么想法,我不觉得国画就必须发展到什么方向或者程度,它没落了,也是它的宿命,它兴盛了,也是它的宿命。我从来不觉得哪个领域有优先其他领域发展的权力,也没有必要。喜欢,就自己琢磨就好。凡是和艺术和文化沾边的事,说到底,和别人都没有关系。

  鲁永欢作品《朝辞白帝彩云间》欣赏

  记者:在最近几十年的中国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一方面受到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影响,一方面也在积极回归传统,您觉得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是越来越“世界化”还是“中国化”?

  鲁永欢:我不知道什么叫“世界化”,也不知道什么叫“中国化”,我看西方人的作品,比如达芬奇,比如梵高,很美,中国人的作品,青藤、八大、黄宾虹、还有永厚先生,也很美。反过来说,不管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的作品,也有很丑的。

  记者: 对哪幅画的创作过程印象比较深刻?可以谈下它的故事。

  鲁永欢:对画画,我还远远没有到创作的程度,自然也就没有故事。不过,记忆深刻的是每次画完,永厚先生和画家宏泉兄都说好,虽然我知道他们是鼓励我,还是很开心。

  鲁永欢作品《山高水长》欣赏

  记者:您觉得网络艺术平台的出现对于整个艺术行业的重要性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鲁永欢:我现在也在做一个书画网络平台,叫“吾庐道场”(点击链接进入微拍堂)。网络平台的出现,不仅是对于艺术,对于其他的行业也一样,就是会打破壁垒,重塑行业的市场格局。比如过过去一个人要想出头,那实在太难了,但是现在借助网络平台,只要真正优秀的人,就可以被大家接受。过去人们想收藏喜欢的书画家的作品,没有渠道,也不是很方便。网络平台出现改变了这种状况。但这是行业影响,和艺术无关,它会对艺术的发展产生影响,是好是坏还不好说。

  记者: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采访,希望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促膝长谈。

  鲁永欢:不客气。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原创热榜
周排行 / 月排行 / 季排行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湘ICP备17005820号-2 公安印章标准编码 4301210151948 Copyright 界限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