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为 了 明 天——【第七章 不敢正视 延误治疗】

发布时间:2019-02-09 20:44:51 来源:中国访谈网 责任编辑:张国军 阅读量:
人一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是自己,人一生最终被打败的不是别人、也是自己。战胜自我,方能超越自我、成就自我。

  【第七章   不敢正视  延误治疗】

  人一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是自己,人一生最终被打败的不是别人、也是自己。战胜自我,方能超越自我、成就自我。

  如此肤浅明了的道理,依然让些许人感到迷茫、感到徬徨、不明事理、不知所从。李书记阿姨对肺癌患者冯凯的言行举止也颇为惊诧,她与这个病友并不怎么熟识,只是在肿瘤外科手术时见过几次面,听到过别人对他的一些微词,因此才对这个小伙子引起了特别的关注,这也是现实生活中一个活灵活现的真实标榜,是她想出院后去机关、工厂、学校演讲时必不可少的辅助材料。

  新文对这个特殊群体有了深切地了解,越来越有了想写点文字东西的冲动和灵感。这个群体里的人形形色色,性格各异,有的人天生丽质、温柔贤达,有的人性情爽朗、开心豁达,有的人心胸狭隘、满腹诡计,名堂繁多,特别是套路多得让人眼花僚乱、膛目结舌,更有甚者不得不令人时常为之提心吊胆、毛骨耸然,一不留神就会躺枪中招。

  俗话说姜是老的辣、老奸巨滑等词语来形容上了年纪的人的行为、但是在这个飞速发展、纷繁复杂、时事变化无常的年代,玩阴招不再是个别中老年人的专属,年少嫩头青玩起损招来让你大掉银镜。就象那个嫩头青冯凯那号角色、当他住进肿瘤化疗科后,在短短两天时间里把个六十三病室与个别不良者拉帮结派、搬弄是非,弄得乌烟障气、气氛凝重紧张,有人见他如此善于迎逢拍马、诡计多端,他的别号"凯阴招"就传开了。

  别看冯凯招年纪轻轻,心里还是有些货料的。那位八十多岁老爹爹说了他的实话、真话,冯阴招就记恨在心、便四处散发信息转弯抺每地损老爹爹,说什么黄土埋到颈部了、病到只留下双鼻孔出点气还治个什病,都快伸腿咔蹦了的人还在这儿说三道四、指手划脚的,真是老不死的东西!

  话传到正在打吊针的老大爷耳朵里,这还了得,这毛头小子如此无礼,老大爷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冯凯床位方向大声道:你这凯B死崽子,你怎能如此无礼,书读到屁眼里去了?"

  任凭老大爷怎么喝斥,冯凯床位上无任何反应。老爷爷用手杖轻轻挑开隔帘布,床上空无一人。这狗崽子脚底抹油溜得快,让本大爷见了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

  气归气,老大爷转念一想,这狗崽子年纪轻轻却不幸得如此大病,婚都未结也蛮可怜的。象他这个年纪,老子儿子都能打酱油了。算了,别跟这小子计较,让他与别人去过招、象他这样家庭教养缺失、社会教育不够、没有品德的年青人迟早总会吃亏、而且要吃点大亏才会长记心的。

  老爷子这次住院做化疗已是第二个周期了。多年来的化疗抗癌经验告诉他,癌症是不可能根治的,但积极配合医生治疗这是可以延长寿命,甚至与其他人一样可以活到地老天黄、寿终正寝的。但是要达到这一理想目标,病人必须始终保持良好的、乐观向上的心态,保持善良正直、无歪门邪道的仁义之心、并以良好的心态来积极配合治疗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昨天四十八病室和六十三病室又拖走了四名癌症患者。年纪小的只有十岁、最大的有八十九岁。这一病种的人,全国、全世界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走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现在的各种污染物多了、病种多了,什么手足口病、甲型流感,七七八八的病名让人望而生畏、心惊肉跳。人类科学家使尽洪荒之力也只有招架之功、人类自然与医疗科学还有许多奥秘期待科学家们去探索、去攻克。

  富贵病也可以传染的,也是致命的。如今的富二代坑爹、坑娘的还真不少,我爸是李刚你咋的这类角色还大有人在。

  前日南雅医院就收治了一名特殊病人,这人九零后,其父官至副省部级、母亲也是正局级、还挂了某集团公司的董事。这家里的主人那可是官运亨通、富甲一方。出门坐驾是左踏宝马、右踩奔驰;吃的是山珍、品的是海味,食多了便要生病,求诊医院。经CT、胃镜、心电图、B超什么医疗仪器设备的七里八里查了一大圈,医院医生的诊断为富贵病,无需住院,但人家非要入住、而且是高干病房,报销达百分之89.99,你眼红吗?眼红也白搭,人家是什么来头。你那癌症的药品费大多没得报,你得自己掏钱,看你还能咋的!

  你能说这号人是什么呢?啃老族、官二代、富三代?别管他是几代,有得啃就使出洪荒之力地啃,啃他个痛痛快快、彻彻底底、地老天黄、啃他个人仰马翻。

  这个官二代叫苟诗、很有诗意,慢慢地那帮酒肉花花公子、狐朋狗友们原叫他苟诗有点意思,后来他除了吃吃喝喝、玩乐逍遥之外,别无其他特长,就有人管就叫他狗屎,叫得多叫得久了大家都习惯了。

  苟诗先住消化科、经进一步查实不属消化科病,再查又住进神内科,最后查实为肿瘤、准确地说是恶性肿瘤。肿瘤得手术、这不术前先来做些化疗,看能否缩小肿瘤病灶,住进了9048床,与9047冯凯作邻居。这可是一对好搭档,一个是猪屎、一个是狗屎牛屎,臭味相投成为一对绝配。

  头天进驻六十三病室,俩人就偷偷溜出南雅医院,跑到华地大酒店山吃海喝,酒醉饭饱后又结伴泡卡拉0K酒巴去寻找刺激。

  这是家五星级的大酒店,其娱乐场所自然要高一等级,其服务的项目也精彩纷呈,陪唱、陪聊、陪舞、陪……等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冯B、你点胖的还是瘦的,老的还是少的?"苟诗问冯凯。

  "兄弟你呢?"冯凯回道。

  "你个咯哈冉,什么你呵我的。日你妈妈B,快一点点啰,等下我那B堂客又打电话来往死里个催,快点啰!"

  "那就先多点几个看看啰。"

  日你妈妈的,老口子,比老子还老口子、够专业的。苟诗心里嘀咕着。

  不一会,四个穿着敞胸露乳、暴露无遗的妖艳女子叼着香烟、扭动着丰乳肥臀出现在苟诗与冯凯面前。四女两男、推杯换盏,搂搂抱抱扭成一团,尽兴欢娱。

  南雅医院六十三病室,护士站查岗查到9047和9048却无人应承,其家属也不知其去向。

  "我不知道冯凯那个死鬼跑那去了,大半天也不见他人的,不知道他还要不要命?"女友在病房里打电话给她朋友、诉说着心里面满腹的牢骚。

  "我那苟崽也不知去向,是不是与你那牛B一起出去鬼混了呀?"苟诗女友对冯凯女友道。

  护士站的护士推着药车已跑了不下十次了,护士们己在追问9047和9048床俩人的去向。护士表态,如果在晚上六点之前再不回病房,护士站就要向医院报告情况了,到时一切后果该由病人自己负责。

  "打电话给他家里人吧"。住9046床老爷爷向俩个女孩提出建议。

  陪床家属和护士也都附和着,要两女孩尽快给男孩家里人电话联系。

  9047和9048床病人私自离院外出的消息不径而走,李书记阿姨李监察、百灵鸟吴婷婷和新文都知道了,整个六十三号病室的人都在议论,也有人在为这两个年青人担心着。

  这天,是吴婷婷进入肿瘤化疗科做化疗的第九天,人已给治得面目全非了。由于化疗药品的负作用,使吴婷婷大把大把脱头发,明亮的双眼己陷入眼窝,因进食困难、营养跟不上早已形身枯瘦,极度疲惫。与吴婷婷相比,李书记阿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头发已基本掉光了,戴着一顶棉质布帽遮掩着。深陷的眼窝、枯瘦的身体,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大病、重病患者。打完挂着的几瓶药水,她这十天周期的第一次化疗就完成了。

  护士推着换药车走进病房,她给吴婷婷、李监察和新文每人各挂了一个长七八公分、茶杯大小的玻璃药瓶。

  护士告知他们三人,这是一个化学气体治癌药物,要挂七十二小时,因吴婷婷、李监察、新文他们三人都住在省会城市星城,是可以戴着药品回家治疗,打完后来医院取下即可的。

  新文第一个疗程、还有二天的治疗时间,这些化学药物同样让新文脱掉了三分之一的头发,而且药物反映也特别大,八天来的化疗让他难受到了极点,粒米未进,吃不得、一吃食物就得吐,吐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把苦胆汁都吐出来了。吃成问题,睡眠也不行,人难受得要命,有时他也很茫然、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有这个信心和毅力去战胜病魔。

  不管怎样,第一个化疗战斗己经胜利在望,这是新文内心感到最欣喜的。

  吴婷婷打到傍晚时,面对最后一瓶药水她提出不打了。她爸爸妈妈和妹妹一起做思想工作,鼓励她坚持打完这瓶水。可是,婷婷呕吐得太厉害,看上去她人有蛮严重的精气不够,显得十分虚弱,她自己也怕一口气没转过来就给弄没了。

  新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可以比喻为万里长征才迈开第一步,刚刚进入治疗就坚持不下去了、就给打败了那怎么办?其实,说实在的、新文八天来的化疗一天比一天难受得要命,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他不能敢放弃,也不想让病友们放弃。可是现在自己又能为他们做点什么来鼓劲呢?唱歌、对就唱歌!新文想到这便轻声地哼了起来。

  "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多少青春不在,多少情怀更改,我还拥有你的爱。好像初次的舞台,听到第一声喝彩,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经过多少失败,经过多少等待,告诉自己要忍耐……"

  李监察和吴婷婷也跟着哼了起来,婷婷忘了眼前的难受、此时此刻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她。思绪让婷婷飞越青藏高原、大西北天山南北、南国海疆。在部队、在工厂、在乡村、在学校,祖国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她和战友们的足迹,留下了那美妙的歌声。回想起那难忘的工作历程、那是一种多幸福的生活啊,那又是多么地令人留恋啊!

  吴婷婷的思绪飞扬,久违的笑容已布满脸上。她内心很受感动,从入住南雅医院治疗以来,是邻床这位作家、记者叔叔的鼓励和他与病魔抗争坚强的毅力感染了自己,否则自己怎么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来的。吴婷婷,你是军人、你是承担精神文明建设与传播的使者,你必须坚强、你必须坚持、再坚持,决不退缩。

  想到这,吴婷婷把目光投向新文,向他抱以感激的微笑。

  傍晚时分,冯凯和苟诗终于回到了病房。他们家中的亲属也先后来到医院,正接受医务人员的相关情况反馈。随后,冯凯和苟诗也承认了自己的过失、表示再不乱跑了,好好配合医生治疗。

  主管护师在护士站为冯凯和苟诗开始做pc管的动脉穿刺,这种手术只是局部麻醉,不需人体全麻。但是在穿刺过程中,患者要看着医用大屏幕配合护师穿刺,这对害怕手术的冯凯与苟诗来说又是一种要命考验。一个多小时后,俩人在终于完成了手术,并开始进行第一次化疗的第一瓶抗癌药物。

  健康对于每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在这个地球上、这个世界上,无任你是那种肤色、那个国度、也无任你是王侯将相、品级高低、还是豪门寒舍、富贵贫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浮云,健康才是最重要、最宝贵的。

  其实,这几天来的化疗已经使整个四十八病室和六十三病室的特殊病人一一癌症患者都几乎不同程度的度过一段非同寻常的生死经历。一些在化疗治疗当中、没有恒心与毅力的病人,他们不是病情加重而亡,而是自己吓自己给活活吓死的。

  对于一名拥有三十年党龄的共产党员,新文有不被任何艰难险阻所吓倒的坚定的毅力和毅志。新文当年在大学时,他的导师是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同学、原北京农业大学第一任党委书记兼校长的乐天宇教授。乐天宇教授给他四年的谆谆教导,讲他在湖南一师聆听杨昌济教授的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传统教育的经历、讲他当年在青年毛泽东同志领导下、于长沙湘江猴子石渡口战胜一部军阀的偷袭的传奇,讲他在红军时期当《红星报》红军记者的岁月,讲他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惊天动地的故事,讲他在延安、在南泥湾与八路军战士一起开荒种地、自力更生的奋斗故事,讲他与中央机关从西北坡迁往北京进京赶考的故事、讲他被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次站在天安门城楼亲自聆听和见证伟大领袖毛主席向全世界人民宣布新中国成立的终身难忘的时刻,讲他担任北京农业大学第一任党委书记兼校长期间、带领师生深入农业第一线的故事,讲他在“文革“十年浩劫中、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人坚持党性原则并与造反派作斗争的故事……恩师乐天宇的一言一行时刻在影响着新文。如今,自己身患绝症,上有年近九旬的老父老母、下有满堂儿孙子女,都需要他、在此关健时刻自己怎么能就此撒手人寰哩!不能,决对不能!要坚强,一定要再坚强!

  可是要闯过这一关,就得历尽千难万险、九死一生,新文你准备好了吗?回答是肯定的,时刻准备着!为了明天,自己就必须顽强地活下去,拼上洪荒之力也要活下去!
 

  《四十五万字长篇小说《为了明天》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访谈网湖南运营中心编辑部总编辑张国军,本文为连载第七期)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湘ICP备17005820号-2 公安印章标准编码 4301210151948 Copyright 界限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