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赶坡•逐梦

发布时间:2019-05-09 11:13:06 来源:中国访谈网 责任编辑:程雪莉 阅读量:
  静谧夜深,敬业集团微信公众号推送的信息闪亮入目: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发布,敬业集团位列第83名;以华为为首的中国制造业500强中排名第38位。

  

  文/程雪莉 通讯/冯永良

  静谧夜深,敬业集团微信公众号推送的信息闪亮入目: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发布,敬业集团位列第83名;以华为为首的中国制造业500强中排名第38位。

  从南甸“十里钢城”到平山大地,从西柏坡村畔到太行山巅,人们为贫困老区县屹立敬业钢铁传奇而骄傲自豪,纷纷为李赶坡董事长点赞。晶莹手机屏光飞进脑海,激起多年积淀的思绪飞扬:

  命运之孤儿,如何逆袭成创造千亿财富的董事长?

  贫瘠的“柏坡红”,如何晕染为现代的“敬业蓝”?

  年缴财税几十亿,这个“李书记”算不算扶贫干部?

  冲进火海、潜入涵洞抢救集体物资的企业家是不是英雄?

  一口气拿出100个笔记本,花甲仍上清华,能不能称“学者”?

  李赶坡是新中国的同龄人。出生之际,领袖们已从村子不远处的西柏坡出发,进京“赶考”。家人为他取名“赶坡”,弟弟叫“过山”,寓意加急猛干,上了这个坡儿,过了这道山,迎接好日子。他见过毛泽东,曾为人师表,当过十年公社书记,搏多舛命运,逐梦想而行,不惑之年才进入经济大海弄潮,从最初的造罐头一直探索到今天的金属粉末3D打印。这位热爱传统太极文化的董事长清醒、睿智、朴素、包容,其干法、活法可称“中国稻盛和夫”。

  一口气拿出100个笔记本

  2010年初夏,我的《故国中山》一书出版研讨会后,多家纸媒发书评。李赶坡看到,让人去买,遍寻全市书店而无果。后来,那位非常敬业的业务员辗转打听,从石家庄日报社找到花山文艺出版社,终于拿到签名版。由此,我开始了和未谋面的董事长两年手机短信“神交”。

  写作《寻找平山团》时,除了大量采访烈士后代、抗战老兵之外,也采访平山团精神的现代传承。夏日,走进了李赶坡办公室。眼前是一位和善的老师傅,身着“敬业灰”工装,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聊天中,他先是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久了,他竟然蹲在了地上,我眼前又浮现蹲在田间地头的老农。他说,他是以平山团的精神来经营企业的,“在革命年代,农民奉献小米,奉献骨肉,用坚韧和忠诚造就了新中国的辉煌,今天搞经济,依然靠的是我的农民兄弟支持啊!”

  农民企业家?不是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正定师范校园里,他兴致勃勃地研读黑格尔哲学。20多年后,我亦在这所学校的教室里,却是捧着《红楼梦》,纠结宝黛钗。

  他后来教书从政后的读书细节,张志平先生《西柏坡之恋》中曾记: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到南甸工委去调研,当时李赶坡任工委书记。那年的夏季很热,也没有空调电扇之类的,他正汗流浃背地在读书,桌子上放着厚厚的《资本论》,以及摊在桌子上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

  那天,我望着李赶坡身后的书橱说:“您有笔记本吗?能否看看?”

  他迟疑了一下,对秘书说,去档案室拿一些吧。须臾,堆堆叠叠的笔记本摆上桌来,竟达一百多本!并按照年份编号(他说这是跟一位公社老书记学的),从1到100,一目了然。想找哪个很省事。想必这种办法也被他应用在管理当中。震撼之余,我脑中检索,号称作家,我也不过四五十个本子吧。

  随手取一本,翻开,大约是生产阿司匹林原料的记录:苯酚是一种什么物质,有什么特性,苯酚的执行标准,如一等品,外观是“无色针状或白色结晶”,二等品,则是“允许稍带微红或微红色”,凝固点、侵蚀度、蒸馏残留物等数据分别是多少……苯酚多少吨,火碱多少,煤用多少,电、柴油、机油等等所有的数字都记录,进货多少库存多少,日用多少,最后算出成本价,成品率,有些项目要算出平均每小时消耗。每一笔都极为详细,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数!

  敬业集团多人回忆,外出考察,李赶坡笔不离身,观察、记录、询问、画图,一刻不落。

  采访之后,他送我两本书《稻盛和夫》《海尔中国造》,翻开已非常破旧的《海尔中国造》,发现全书共500多页,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他的阅读勾画比比皆是,心得眉批密密麻麻。李赶坡曾总结:“在学习诸子百家管理办法当中,经实践海尔的经验是可用的。”几十年来,李赶坡和他的企业学邯钢,学海尔,学日本管理,学德国制造,他率领的是一个读书和学习的团队。后来采访,特别发现敬业的干部当中,学习蔚然成风,已经成为一日三餐般不可或缺。记得一次在敬业集团副总王国太办公室聊天,他闻听笔记本之语,马上拉开抽屉,满满一抽屉几十个本子。

  “学习力是企业的生命之根”。敬业集团一次次跨越危机,嫁接借力、转型升级、稳步发展,和他们读书学习不无关系。

  成功的全部就是帮助他人成长

  敬业集团就地招工,多是农民。他们归属感极强,勤劳奉献,不足是文化低、涣散,跟工业化生产的时间紧迫性、团队合作有很大差距。

  如何把一群农民教育成现代化产业工人?过程艰巨。多年来,教师出身的李赶坡最最重视,亲撰教材,连篇累牍。从《谁动了我的奶酪》到《老板不在》,再到学海尔的书籍,人手一册;从过去的《敬业人》报纸到现在的微信公众号,教育无处不在;国家大事,世界经济形势,思维的创新,企业的专业知识,5s管理基础知识,应有尽有;从接听电话的用语,到端茶倒水的仪态,从打喷嚏要捂嘴转头,到吃了葱、韭菜用茶水漱口去味,直到“接过客人递过的名片时,要欠起身双手去接,并要认真看一遍再收好”,从工作到生活细节,无所不包含。

  在教育方法上,李赶坡也异常灵活。比如当年办公楼有一名清洁工,总是刷不干净纸篓,批评了几次,还是不成,他说“这比我家和面的盆儿都干净”,认为李赶坡是在故意刁难他。李赶坡这才意识到,村里的人没出过门,哪里知道干净标准?于是就让办公室主任王明国带这个清洁工去敬业宾馆参观,还请他吃了顿饭。看完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可以这么干净!”

  李赶坡曾引用杰克•韦尔奇的话说:“在你成为领导者之前,成功的全部就是自我成长;当你成了领导者,成功的全部就是帮助他人成长。”

  敬业化工厂建厂不久便创办了职工学校,李赶坡任第一任校长。2003年建成了职工大学教学楼,后又几经扩建投入几千万元,成为敬业干部员工的培训基地。

  企业大发展时招工较多,每年要进三四千人,一律经过一个月的入厂教育方可分配,20多年规矩不变。集团还建立师傅带徒弟制度,举行隆重的拜师大会,传承敬业文化。培训期间,集团主要领导都要授课,李赶坡是每课必授,从不缺勤。

  早在2002年,李赶坡所写的《浅谈经济活动的人》一文提到,生产力的先进程度决定经济发展的快慢,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他把体能、技能、智能三种类型的人才培养,把握区分,尝试多种培养方式。

  为了解决人才储备的问题,开始进行委培生及自培生。多年与河北工院等院校共同进行冶金类大专、中专班培训,至今毕业17届,累积两千人。他们成为敬业发展的骨干力量。2008年,李赶坡提出“全员学习”,要求高中升大专、大专升本科,并且学历和工资晋级挂钩。

  李赶坡从8岁上小学,到过花甲之年的今天依然在“上学”。在敬业集团的企业发展史展厅里,我们可以看到,清华经管学院的EMBA班主任特别授予李赶坡的“楷模奖”证书。当时李赶坡作为班上年龄最大的学生,管理着两万多人的钢铁集团,在之后学习的两年时间里,他从没缺过一节课,从没调过一节课。

  他考取了清华大学的学位后,连续多年,不惜重金,共选送李银周等30多人去各名校EMBA学习。一个个从清华、北大回到南甸,一队队从日本、德国回到平山,敬业人站立山村,小小环球,放眼去量。

  勇敢的逐梦者

  李赶坡说,如果连梦也没有,那就什么也不会有。

  改革春风吹临,李赶坡已是平山县八个工委书记之一,是县里最年轻的后备干部,但他决意辞职,寻找富民之路。一时间人人震惊,组织上更是不批准,他和当时的县委书记连续争吵三晚,最终辞职下海。

  当时有人说“一个共产党员为什么不革命了?一个国家干部怎么不为人民服务呢?”甚至还派记者,到他的企业探寻,找他腐化蜕变的深层次原因。但文章一篇都未发表,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但当时人人见了他都像是见到犯错误的干部,连打招呼都尴尬。李赶坡后来想出了妙计,上街时干脆就戴鸭舌帽,“破帽遮颜过闹市”,遇到熟人就帽檐向下互不相见,走过后再拉起来。试想,坚持自己的梦想,抵制世俗的眼光需要多大的勇气!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天,王坡乡的青年曹喜军路过化工厂,看到大门两侧的影壁上写着,“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他暗暗想,把毛泽东诗句当口号,什么人敢于亮出如此豪情和气魄?因为这句诗,曹喜军不久就辞职招工到这个企业,后来像他一样的两万多人,跟随最喜游泳的董事长李赶坡勇敢逐梦未来。

  杰克•韦尔奇说:“谁找到新办法谁就是英雄。”

  李赶坡三岁时,祖父和父亲在两天内相继暴病亡故,母亲带他和弟弟在西李坡村艰难度日。不想,母亲病重,弱小少年,又将被命运抛弃。那时他家里一贫如洗,根本没有钱医治,他大概听人说过“贷款”二字,就跑去村信用社,要申请贷款为母亲治病,但是信用社根本没有这样的借贷科目,自然不能贷款给一个孩子。他没找到钱,但依然用拉车拉着病重的母亲去医院,医院竟然给办了住院。并且,医院尽力救治了半个多月,后来也没有向李赶坡要钱,这让他终生感恩。

  李赶坡想尽一切办法挽留母亲的生命。母亲长久卧床,背上长了几片褥疮,他日夜看护,为了减轻母亲的痛苦,把褥子对应褥疮的位置剪成一个个小窟窿,想办法透气,不让粗布摁坏溃破的皮肤……他多么期望奇迹出现啊!

  母亲不久就带着万般不舍,含着遗憾的泪水离世了。悲伤没有让李赶坡停下梦想脚步,他继续找办法读书上学,找办法娶妻生子,找办法制作罐头,生产水杨酸,找办法炼铁炼钢,找办法帮更多的乡亲能看得起病。敬业集团把职工家人“看得起大病”、“上得起大学”列入企业发展奋斗目标之一,仅2018年就给平山县“防返贫医疗救助”捐款500万元……相信在天堂里,母亲一定也会为勇于找新办法帮助乡亲们的儿子点赞。

  人生就是行动,人生就是冒险。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李赶坡任职公社副书记的时候,曾带队南甸乡农民修建西柏坡渠,一次下大雨,山洪暴发,挖好的山洞里灌满了水,所有工具全都淹在洞底。干部们急得团团转。没有工具如何抗洪救灾?李赶坡见状,脱掉外衣跳下水去,在齐胸深的水中朝洞里走去。人一走动,水两侧晃动,发出“啪啪”的声响,不时有泥土掉下来(山洞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塌方砸死人的事情时有发生)。他只顾向前走去,到了洞底摸出铁锹,来回几趟取出了所有工具。当时周边民工一个个赞叹不已。

  1993年,一天,李赶坡董事长刚刚回到化工厂院子里,突然发现苯酚车间着火。原来是电器打火,引燃了下面的油苫、物料,旁边不远就是易燃易爆的苯酚罐,爆炸随时可能发生,但李赶坡第一个带头冲进车间灭火,根本没有考虑生死!他们边灭火边抢救物料,后来二氧化碳灭火器阀门打开,开始吹喷,扑救成功了,把损失减少到最小。

  今天,也没几人能忆起这些惊心动魄的瞬间。问起这件事,李赶坡淡淡地说:“化工厂是大家集资拼了全力建起来的,财产是自己的也是他人的,当时也是急了,如果厂子没了,怎么对得起大家的钱和信任呢?”率性一冲,责任使然。

  给员工洗袜子的董事长

  1992年6月,20多岁的马书龙是化工厂办公室秘书,第一次跟随李赶坡董事长乘列车到吉林考察醋酐项目。为省钱,董事长和他同住了小宾馆的一个房间。晚上睡觉前,马书龙洗漱完出来后,却怎么也找不到他脱下的袜子。当他复进卫生间后,看到董事长已把他的袜子洗干净晾上了。

  至今,马书龙讲述这件小事时,依然用了“感激、震惊”。每一个年轻人跟随董事长出门,都会被照顾着,“结记”着,他对一起创业的老伙计们更是无微不至。

  秘国爱回忆,他去董事长屋里汇报工作,咳嗽了几声。没等他回到车间时,董事长电话已打过来,给他约好去省医院检查的时间。次日清晨,他到达医院门口,李赶坡已在等他,一定要亲自带着他去做检查。

  焦国林每说起跟随董事长的创业往事,眼眶就会发红。他说:“李赶坡干事认真,待人真诚,有人格魅力。第一批招的四十个工人,除了一位离世,没有人离开!大家一直在一起,很团结,也很踏实。”

  几十年,敬业聚集起一批理想信念价值观相同的内生型子弟兵,踏实地支撑着企业前行。每每经济危机来临,他们有的粜粮卖猪,有的去借亲朋好友,宁肯一年不领工资,还把家中所有积蓄都拿出来,全力帮助企业筹集资金,渡过难关……

  敬业员工都知道,他们董事长最关心的是一线员工的安全,最艰苦的岗位是董事长常去的。

  李赶坡经常举例,生产线一根小小的钢丝崩断,会造成员工伤亡;一只老鼠曾导致炼钢厂、化工厂停工;煤气突然用量减少,积压管道爆裂,煤气泄露,让人毛骨悚然。员工的安全决定着企业效益。企业生产都要“实现零缺陷”。

  基层员工杜垠秀回忆,酷暑时节,夜色深深,不知何时,董事长已经爬上了烧结车间的配料区和出矿区。灼热的烧结矿带着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尤其是到了筛分区的高架上,不但热浪滚滚且灰尘弥漫,大家都为年近七旬的董事长捏一把汗,却见他敏捷地穿梭于旋转的皮带之间,走到每一个岗位了解勘察各岗位上班中的每个细节,不放过一丝一毫。当发现职工喝水、去厕所不太方便,马上现场定位增加开水点和厕所……

  和李赶坡谈天,总是听到他称赞、挂念着敬业人:张永海不顾病情,十天十夜不回家休息,为敬业舍命,让人唏嘘;焦宝贵攻坚克难,一生建设了18座高炉,怕是中国之最吧;李银周的厂子年收入十多亿,常年睡在办公室,只有一张铁管硬板单人床;孙懿夫妻二人把孩子送回几千里外的老家,专心致志率领钢结构厂阔步前进;80后销售总经理陈利杰,也不知怎样搞的,神奇地在两个多月把钢铁销售到50多个国家……

  有一位北京来的专家,看到敬业企业发展室里,李赶坡精心为集团副总张永海铸造的铜塑像,翻开《永远的大海》(胡新海著),看到表彰先进的群英榜之后,看到集团“三公原则,八项牢记”“三忌讳四反对”等等反对腐败、民主办厂的规定和制度时,他说突然明白了敬业为什么能发展的原因。

  李赶坡的儿子李慧明曾告诉我,办企业艰难的时候,母亲给他们做衣服,去地摊买碎布头,拼拼凑凑裁制成一件衣服,从来舍不得买整块布料。母亲一部翻盖手机用了七八年。而今父亲依然上班永远穿着灰色工装,下班穿自己定制的不起褶子的廉价衣服,母亲则骑着旧自行车出行。

  李慧明进到敬业也是从基层干起的,曾经在炼铁炉前推车、上料、砸碎铁块,吃饭时累得嘴里咬着馒头就睡着了。李慧明目前已经是敬业集团的总经理了,这个民营企业的富二代也许在别家可以买飞机的,但父亲给他规定,他开的车永远不能超过集团副总们的车。

  几十年践行着西柏坡“两个务必”精神,有危险冲锋在最前,吃饭和员工吃一桌,照相总是站一边,领奖总是派别人,谦逊、朴素的董事长给企业凝聚着飞驰的精神力量。

  依然喊他“李书记”

  2018年11月26号,《人民日报》头版报道,革命老区平山县脱贫“摘帽”。敬业集团也贡献了一份力量,纳税累积百亿元,修路建校捐款几亿元,使得两万个家庭、六万多人摆脱贫困,间接致富了更多村民。

  敬业集团所在的南甸镇,多是丘陵浅山,老百姓称“沙土国”,夸张形容一年吃下一个“碌碡”,并且有几个水库搬迁移民村,十分贫困。

  40年前的一天,春暖乍寒,公社书记李赶坡站在魏家院村头的碾盘上,动员社员开垦荒滩种水稻。他做完动员讲话,把棉袄一甩,推起土车和村民一起推土、挖草、修田,社员不收工他也不下班,奋战两月。当年秋天水稻长得很好,过年吃上自己种的大米,再不用跑百里路到正定曲阳桥换大米了。隆冬时节,李赶坡又来到条件更差的康庄村,对土地情况进行了分析,决定平整土地。一个冬天他带领社员们用铁镐、铁锨、土车硬是平出整整齐齐的梯田。此后,康庄社员们把康庄东岭叫“赶坡岭”。

  而今,李赶坡依然有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浓厚儒家思想。

  那年夏天,魏家院村委会的梧桐树荫下,支书杨双文讲起老书记,如数家珍。如今全村1600多口人,一多半在敬业集团上班。他说,俺们村修路、建小学,连孤寡老人养老送终李书记都帮助。敬业高压供电科的解彦飞告诉我,他们解家疃村一个家庭有四五人在集团工作,他们父子两代人都是敬业人。村不但早早脱贫,还曾是全县第一个“电话村、网络村”,家家有电脑,步入信息化时代。西李坡的任伍海说,工作守在家门口,家里农活都能照顾到,感觉比去城市打工好。他说:“俺们买房、买车,和城市一样,要是再有一个李赶坡就敢和北京相比啦!”

  今年初春,敬业集团藏龙镇的经理王淑亮驱车带我们去往曹土沟村。但见黄金寨的山上点点鹅黄,团团新绿,娇粉的山杏花盛开。询问之下得知,董事长几十年来有个“苛刻”要求,建厂要绿化,无论哪里破土动工,第一件事要先给那些树木植被“穿上衣服”,不许蹭破一点点树皮儿。所有的树木都要保存下来,最大限度保持原生态。在敬业集团的野生原度假村、藏龙镇里、麒麟山山坳,皆见白杨挺拔,槐榆丰硕,百年柿子树上红灯笼压弯枝桠。这些树木全部上了“户口”。78万多棵乔灌木,精确到个位数。

  到达曹土沟。新村街巷整齐,大门簇新,洋溢着春的气息。村支书贾文学兴奋地讲新村的变化:“以前我们这个小村,穷得可怕,道路不通,真是‘山清水秀空气好,光有大哥不见嫂’,离‘灭绝’不远了。敬业集团2013年来我村开发旅游,让我村几个月全部建上了新房,让父老乡亲提前20年都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真是感谢我们的老书记啊!”

  走进村民曹增明家,名牌地板砖,干净的厨房,抽水马桶的厕所,完全刷新了我脑海里贫困户状貌。忽然,我发现他家客厅的沙发上,竟然铺着精美的手工绣品,硕大牡丹,团团盛开。往日的贫困户今天分明用的是“奢侈品”啊!

  我惊讶地询问,女主人腼腆地告诉我,她因病致贫,如今住了新房,在一对一精准扶贫项目帮助下,学习了丝带绣。她展开了手里的一幅尚未出售的作品,欧洲韵味静景物画绣品,盛开的向日葵、雏菊,金黄橙红,淡粉深紫,闪烁着梵高色、高更色,好漂亮!生机盎然丝带光泽,传递着昂扬的情绪,传导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程雪莉采访李赶坡

程雪莉,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中国报告文学会青年委员会常委、石家庄市作协副主席。代表作有《故国中山》《寻找平山团》等,曾三次获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全国冰心散文奖、第六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等。系河北十佳青年作家。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湘ICP备17005820号-2 公安印章标准编码 4301210151948 Copyright 界限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