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为 了 明 天——【第三章 无影灯下 抢救生命】

发布时间:2019-01-20 19:50:52 来源:中国访谈网 责任编辑:张国军 阅读量:
深夜时分,刚刚安宁下来的急救手术抢救室、因为新文的到来,整个手术室又开始热腾起来。
已经关闭的各式各样大灯小灯又重新开启,整个手术室显得格外的亮堂。护士、医生们陆续赶来,护士有条不紊地开始为躺在手术床上的新文更换手术专用衣裤。

  【第三章 无影灯下 抢救生命】

  深夜时分,刚刚安宁下来的急救手术抢救室、因为新文的到来,整个手术室又开始热腾起来。

  已经关闭的各式各样大灯小灯又重新开启,整个手术室显得格外的亮堂。护士、医生们陆续赶来,护士有条不紊地开始为躺在手术床上的新文更换手术专用衣裤。

  海教授的手术团队队员们个个信心满怀、精神抖擞,大家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海教授、等待着他的指令。

  睧迷中的新文,依然不醒人事,护师已为他安装好各种人体检测仪器设备,麻醉医师也已上好了麻醉药。海教授抬眼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时钟,刚好凌晨一点,他立即示意大家开始手术行动。

  新文的家人们都围着守蹲在手术室大门前,大家的心情都在牵挂着手术室里的新文。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亲人们守在手术抢救室门前静静地、有些焦急地等待着。

  这个环境下每一时刻的等待都是难熬的,时间似乎凝固了、不流转了、让人感觉渡日如年。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大门边的小窗口开了,传出一位女护士的声音,"病人家属注意,因病情需要,现急需家属献血!"

  听到这一情况,大家都争先恐后地争着报名。

  护士打开手术室大门问道:"你们那位去?"

  “我去,我是病人的亲属,我去献血。"

  新文的儿子从人群中闪出,走到护士跟前说,"护士你好!我的体质好,抽我的,我们现在就去吧"。

  情况危急,也容不得大家过多的争让,伍玲见儿子长宣如此坚持,她也没多说什么,便陪儿子随护士朝化验室急步而去。

  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大雪、在凌晨时分终于停了下来。这是一个气温偏低的冬天,更是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季。

  长宣为父亲献完血,然后又与母亲一道回到九楼手术抢救室大门前。此时二叔、北平叔叔和小姑、姑父他们都仍然坚守在这里。尽管医院内有中央空调不冷,但睡意却困扰得很厉害。

  大家见长宣回到这里,小姑搬来一条小櫈子让侄儿先坐下休息会。

  "大嫂,你先回病房休息会,我和二哥、三哥、还有习军在这儿等着、放心吧。对了,长宣扶你母亲先休息会再来吧。"这是新长宣小姑的提议。

  大家见大嫂既忧心又疲惫,都劝说着。伍玲见大家都这么关心,便点点头同意了。

  炯文送母亲去八楼病室,病室的中年妇女和女孩都还在挂着药水,但是他们都快打完了。

  女军官见长宣挽着伍玲走进病房,便坐起来打招呼:"阿姨,叔叔手术做得怎么样了,手术成功吧?“

  "婷婷好!叔叔还在急救手术室抢救哩,都己经三个多小时了。"

  伍玲有些吃力地说。

  "伍姨,您放心吧,叔叔好人会一生平安的,再说了,南湘雅、北协和,那是不虚此名的。南雅名医汇聚,医疗技术高超,叔叔一定没事的。"

  吴婷婷微笑着安慰。

  "是啊,伍阿姨您放心吧,新文叔叔一定没事的。"

  吴婷婷的妹妹吴玉蓉也安慰道。

  "是啊,我妈很担心很担心的。"长宣一边说着一边扶着母亲坐下,"婷婷,你还有几瓶药水?快了吗?"

  吴婷婷看看药水瓶,"就这一点点了,打完这小瓶就没了。"

  "李阿姨,您的药水打完了。"吴玉婷转过头看到临床的中年妇女道。

  守护在中年妇女身边的女儿疲倦地伏在母亲床沿睡着了。长宣看到后便起身走过去帮十七床按响了护士站呼叫玲声。

  "谢谢你,大帅哥!"十七号床李阿姨感激地冲炯文微笑着道。

  "李阿姨不谢。“

  说话间,护士已推门进来了。先后帮李阿姨和吴婷婷拔掉了针头。

  炯文走到母亲身边给盖好被子,然后转身又对吴婷婷和李阿姨道,"婷婷、李阿姨你们早点休息吧,现在己凌晨四点三十分了,还过一个多小时就天亮了。"

  "好的,你也注意休息呵"

  吴玉玲和吴婷婷、李阿姨都异口同声地道。

  长宣关了大灯,带关了房门便转身出去了。

  东边的天际渐渐鱼吐白,一轮圆月依然飘荡在遥远的苍穹,几片洁白的云朵在湛蓝的天空飞舞着,装扮出五彩缤纷的、如此美好令人神往的天象,预示着雪后天晴的到来。

  早晨六点五十分左右,新文终于从梦幻中惊醒。

  他睁大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陌生的、也叫不出名儿各种很柔和的、形状各异的大灯小灯,周围还围着七八个医师护士,他们此时都取掉了口罩,冲自己微笑哩。

  "醒了,醒了,"一位漂亮的年青护士带着甜美的声音道。

  "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新文有些虚弱的、带着有点嘶哑的声音轻声问。

  "你生病睧迷了近十个小时,是海教授为你亲自做了六小时五十分钟手术,把你抢救过来的,而且手术非常成功。"一位三十左右青年医生道。

  新文看到眼前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医生一至冲他微笑着,新文断定他就是海大兵教授。新文冲他感激地说道"谢谢海教授,谢谢大家!"

  海教授冲新文点点头,"不谢,您刚做完手术,尽量少说话多休息呵。"他又朝身边年青的医生护士打了个手势,"送去病房吧,北平教授他们一家人都还守在手术室门口等待哩!"

  "好的。"几位护士应承着,便推着新文朝手术室大门走去。

  从新文体内麻药完完全全地退去、逐渐苏醒的那一刻起,新文一至在回忆着梦中的情景。梦中的他感觉到自己不行了,可能就此要离开这个令他依依不舍、十分念恋的人世,就在那一刻,年迈的父母在为他加油鼓励,年仅两岁还在强袍中的孙女大橙橙在呼唤着他、鼓励着他。那一幕一幕仿佛就在现实生活中,像电影的镜头一个一个图像和情景在眼前闪现。

  "大哥出来了、出来了,一切都平平安安的。"

  新文的小妹小青第一个向大家报告。

  "爸爸、爸爸!"

  长宣朝护士们推过来的手术床迎上前去,俯身伏在父亲身边、热泪盈眶地大声呼唤着令他一至担心着的父亲。

  新文看着儿子长宣、又看看围着自己的亲人们,妻子、儿子、二弟、三弟北平、弟妹红晓娟、还有小妹和妹夫都在这坚守着。他感激地、用微弱的声音道:"谢谢,谢谢你们!"

  有一位年龄偏大些的护士长认得北平教授和红晓娟教授,她马上给介绍新文手术的情况。

  "时间是有些长,但这次手术动了三个地方,一个是右肾切除,还有左右腹沟淋巴系统的清扫,这可都是大手术,而且是海教授亲自做的,非常成功。"

  "谢谢李护士长、谢谢大家!"北平教授客气道。

  "我们先回病房吧。"一位主管护师道。

  "对,先回病室。"

  炯文一边说一边协助护理人员推动手术床往电梯门口而去。

  天已大亮,东边的天际己是朝霞满天,一轮久违的、金灿灿的太阳从云海中冉冉升起,瞬间让大地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温暖。

  从手术室出来的头三天是病人最难熬的日子。

  二十四小时过去后,乘余存留在体内的麻醉药己经完全失去了药效,接下来就要考验新文的奈痛意志了。这次长达六小时五十分钟的手术、新文已被摘除了一个被恶性细胞侵蚀的右肾,以及开放性手术清扫左右腹股沟淋巴系统,那两边刀囗足有十公分宽。疼痛、疼痛、钻心的疼痛、无以言状的疼痛,痛得人的身体几乎像是散了架,痛得让人死去活来。

  新文咬着牙,一声不吭地忍着、坚持着。此时此刻,不但全身疼痛,而且口渴难奈。大凡做完手术的人先要上下通气(放屁,放得越响越好),通气了才可喝水,否则你不能喝,只能用小棉签点水打湿一下嘴唇。新文这样已干渴了一天一夜了,一天不通气就要忍受一天。

  "十九床,你痛得实在受不了,就请医生开点止痛针。"进来换药的护士见新文痛得如此惨状,便提出了善意的建议。

  新文心里明白,打止痛针,让人会舒缓了许多,减轻疼痛,但会延缓伤口愈合的时间。

  为了缓解疼痛,新文偿试着想各种办法来转移注意力。

  病房新到的新闻报纸,新文如饥似渴地读起来。

  一条九十磅大字标题、深深吸引着新文一一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令某某已被组织审查。此时此刻,新文看着这一爆炸性的新闻让他暂时忘记了疼痛、忘掉了一切。

  这可是惊天动地的重大新闻。中央反腐力度之大、之快,大快人心。

  "十九床作家同志,您能否递一份报纸我看下,今天都有那些重大新闻。"

  十七床李阿姨对正在一边挂着药水,一边看报纸的新文道。

  新文把报纸递给妻子,让妻子给十七床传过去。

  十七床李阿姨也看到了这则新闻,随后便发表自己的感慨:“我们的党是英明的党、纯洁的党,更是伟大的党。"

  "李阿姨,您不愧是做纪检工作的,政治敏感和党性原则就是不一样。"

  十八床的吴婷婷笑道。

  十七床李阿姨原来是位纪检干部,在南部某县任县纪检书记。她是患了乳腺恶性肿瘤,在湘雅已做了切除手术。

  "是啊,李阿姨是县里的一位书记,也是有一定权力的,可是您在这儿已住了两次医院,但没有一位送钱送物来拉关系的,您真是位好书记。"

  站在一旁的护士插言道。

  "我们做纪检工作的是有一定的权力,但这些权力都是党和人民给的,它不能成为个人的私有捞钱捞物的手段和工具,纪检干部必须尊守这一点。"

  从这几句话分析,其实就可以看出十七床的李阿姨不简单、的确是位廉洁奉公的好纪检干部。

  "上周,我们病室来了一位病人,听说是个乡长,住了一礼拜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探望送红包送礼品,在我们这个病室、这栋楼可是风光到了极致、到了顶风。"

  护士继续说着。

  "这些人都是贪污腐败分子,迟早都要出问题的。“

  李阿姨的女儿也凑过来说道。

  "从中央传出的反腐斗争声音来看、态度是坚决的、是史无前列、声势浩大的。这决不是雷声大、雨点小、走走过场、造造声势而已的反腐工作。“

  1921年7月,我们中国共产党在南湖红船发出了党的宏亮的声音,从八一南昌起义、秋收暴动、井岗山斗争,再到二万五千里长征、遵义会议、八年抗战和解放战争,直到新中国成立。我们党走过了艰苦卓越的历程;从延安整风运动,到从阶级斗争转变为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再到我们今天的中国梦、反腐倡廉斗争,我们党都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遥想当年建国之初,为共和国立过汗马功劳的刘清山、张子善、在解放战争时期冒着枪林弹雨、出生入死,经受了生死的考验。但是一到打下了天下,建立了新中国本色忘了,就开始讲究享受、开始贪污腐败了。为此,我们伟大的党采取了果断的措施坚决予以清理,以保持我们不变的本色。

  当年伟大领袖毛主席率中央机关从西柏坡进入北京前,他老人家曾经这样告诫我们的每一位共产党员,每一位领导干部,"今天是进京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总理也笑着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主席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这些警言警句、我们都应当起永远牢记。

  "诗堪入画方为妙,官到能贫乃是清。`能贫'并非要求`以贫为荣',而是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防止贪小富酿大祸。对党员领导干部而言,廉洁才是最大的`护身符‘。只有牢记初心,做到慎欲、慎权、慎友、慎独、慎微`,`璧立千仞、无欲则刚',将心思扑在新时代干事创业中,让群众多些满意的笑脸,这才是为官者最大的`不贪,最大的清廉。"李阿姨喃喃地说。

  有原则性的、有历史现实意义的,都可以借鉴。新文记得十年前,他去省委十号常委大楼、找被人们称之为"为民书记"的省委副书记的郑培民。在培民书记办公室,作为老朋友,没有过多的寒喧,也没什么客套,俩人倾心交流,从历史的兴衰谈到我们伟大党的执政理念;从改革开放谈到社会历史的变革;从人心私欲的欲望谈到廉政与发展的基本原则;从个人得失谈到大局意识;从修身立德谈到如何永葆共产党人的本色……十年过去了,培民书记的话犹在耳边回响。每当想起这些,新文感慨不已。

  "新文叔叔,我明天就转到化疗科去了,您要多保重自己呵。"吴婷婷道。

  "我明天也去化疗科了,我们仍然要在一起战斗!"

  十七床李阿姨道。

  "好的,李阿姨,我很高兴能有您一路陪伴着治疗,我很高兴,也很荣幸……"

  "还有我哩,婷婷、李大书记!"

  "您也要去化疗科做化疗,新文叔叔您难道也是?"

  吴婷婷问。

  "是的,我也是恶性肿瘤患者,通俗地说我也是癌症患者,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吃五谷杂良谁能不生病?癌症怎么了,每个人身上都有那个细胞哩,那些细胞都藏在每个人的人体内,有的还在处于睡眠状态,有的因人的各种体质因素而激活了它,就像我们这种情况,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也没什么低人一等的。"新文道。

  从医学上分析,恶性肿瘤是一种疾病,是一种世人认为不可治愈的绝症。人们常说谈癌色变,就是这一病症。

  贪污腐败、玩政治手段、搞阴谋诡计,追根究底这是一种病症,这种病症要及时把脉、及时治疗、该小手术的就小手术、该动大手术的就要动大手术切割,除去危害正常细胞组织的恶疾毒瘤,才能确保一个政党的纯洁性、先进性和战斗性。

  曾经在党政部门工作长达七年时间之久,在中央和省级新闻媒体从事专业新闻记者长达二十一年老媒体人,新文的政治敏感性是十分强烈的。

  刚才与十七床的李阿姨、吴婷婷的一番交流,让新文很受益,感慨万千,一个得了癌症晚期的基层干部,仍然心系党国、心系民众、率先垂范、刚直不阿,这比起那些个贪得无厌的乡村干部、那些个手握大权的污吏们,这个患了癌症绝症重病的十七床李书记、她是多么的引人敬重。

  社会发展到了一定特殊的关键时刻,一个政党、一个国家必须要有新的执政理念、新的治国方略,要以铁的手碗整肃政治毒瘤,固本清源,以确保政党的纯洁与健康,确保国家的长治久安。

  谈起这些正能量的话题,使新文暂时忘却了疼痛、忘却了自己是一个病人、忘却了自己是一个患癌症绝症病人。新文还有这份精力来与十七床李书记探讨分享这些反腐倡廉的道理,这些都应当归结为精神的支柱、精神的力量、归结为正能量的传递。

  从手术后已有两天两夜时间了,新文一至未通气,而十八床李阿姨说,他术后三四个小时就通气了,婷婷妈妈也说,婷婷做了手术也只有四五个小时就通了气,像新文这样四五十个小时都通不了气的是罕见的,连护士都说难得一见。

  通不了气就不能喝水,就只能吃流食。新文伤口未愈合也不敢下床活动,连身体翻个边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撞动了伤口。

  通气已成为新文眼下的首要任务,家人买来了四磨汤,新文为了尽快通气,一口气喝了四瓶,然后是静静地等待。

  为了防止血栓,凡手术后的病人都要连续做几天局部按摩,有人工操作、也有机器操作。有时候,新文也会强忍着疼痛,自己尝试着伸展双腿、翻个身,尽量地多运动,以减轻身体的痛疼感和不适感。

  躺在病床上,只能看点书报、看看电视、聊聊天,其它却什么也不能做。一般来说,术后四天就要下床行走,以促进血液环,伤口就会好得快。但是,新文已经是术后三天三夜了,还未通气,口喝冒烟,棉签点湿嘴唇的那点水花花怎能止渴,明天能不能下床行走也还是个末知数。

  无任明天情况如何,新文都下了决心要爬起来走动走动的,坚强的信念与意志是克服困难的法宝。人类没什么困难征服不的,也没什么实现不了的。诺贝尔奖不也实现了吗!而且"诺奖"也睛睐上了中国,继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屠幼幼代表中国医学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今天是颁奖的时候,这诺奖事件令国人为之振奋,为之骄傲。

  十七床李书记、吴婷婷俩人原计划准备在下午六点前转科的,就因为观看这一新闻事件而推迟几小时后再去化疗科报到。

  中国的医学事业发展了,这是中国梦的充分体现。同时屠幼幼教授青蒿素的研究发现、投入生产和运用于临床医疗,将为国人和全世界人民带来福音。

  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公报消息,全世界有九十一个国家、约二点五亿人口不同程患有疟疾,约有四十万人因之而死亡,青蒿素药品运用临床后、将极大地改变这一现状,同时对治疗恶性癌症也有积极的疗效。(长篇小说《为了明天》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张国军,本文为连载第三期)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湘ICP备17005820号-2 公安印章标准编码 4301210151948 Copyright 界限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