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祖传名医第三代传承人谭联禄

发布时间:2019-09-24 17:49:08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陈欣 阅读量:
  谭联禄现任何职,兼任,国家医科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专家。宜昌环坝集团,五A景区三峡人家,西班牙保健医学院中医针灸敎授,祖传谭氏弟三代中医传人,宜昌生命科学院业务院长,中医全科

  谭联禄现任何职,兼任,国家医科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专家。宜昌环坝集团,五A景区三峡人家,西班牙保健医学院中医针灸敎授,祖传谭氏弟三代中医传人,宜昌生命科学院业务院长,中医全科老中医。

image.png

  炎善堂名医谭联禄教授是宜昌谭氏祖传名医第三代传人,系巴人后裔土家谭氏名医的存世传承人。谭联禄教授从事中医临床五十余年,擅长治疗,特别是针灸、经络点穴、药浴、药膳等疗法有独特技艺,曾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赴法国、西班牙多地进行讲学会诊。此外,谭联禄教授还结合现代人的生存环境和生活习惯,采用古老巴人的医术药方,创立了集医疗养生,美容,康复旅游为一体的中医全科内调外治全新体系。谭联禄教授常说:“尽管有些祖传秘方是谭氏的,但它归根结底是属于中华民族的,为中华之健康作贡献的!”健康产业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特殊产业,将其赋予服务于全民族大健康的伟大理想,是炎善堂响应国家政策,肩负伟大使命,砥砺前行的目的。

image.png

  谭联禄教授常言道:“气血是生命之根本。”养好气血,成为了女人一生的追求。炎善堂归枣膏含有补血之果——大枣和桂圆,其所含的某些成分可以增加血液中红血球的含量,使脸色红润。大枣和桂圆搭配,不但补血养气,还可以养颜美容。由谭联禄教授亲自指导制作的炎善堂归枣膏可帮助广大女性调理滋补,补血调经,补气养血,保血滋阴,活血化瘀,润肤养发,在改善血液循环的同时也改善面色苍白、肌肤粗糙等不良状况,使脸色红润,有利于女性养颜美容。

  睡眠是人体造血、细胞自我修复再生、身体垃圾毒素清理排出的最佳时刻。谭联禄教授感叹道:“如今随着时代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陷入‘睡眠问题’。”炎善堂九真枣仁膏应运而生,它具有养心、宁神、健脾、补肾、安神助眠的功效,而膏滋中含有的大枣可起到缓解焦虑、改善情绪低落,所以炎善堂九真枣仁膏也适合于情绪焦虑、抑郁、情绪低落、喜哭等人群。

image.png

  吴传斌,广州中山医科大学。药学院校长。博士生导师。国家药监委委员,创新药物制剂主任。中组部千人计划委员。准备拜师学艺。名师带高徒。老师是:国家名专家委员会委员。祖传全科名老中医谭联禄!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我的中医朋友九零后向爽是不相信中医的,在她的心目中,中医甚至和巫术差不多。这不能怪她,在她成长的年代,她几乎没有接触过中医。

  2017年8月,在她怀孕五个月的时候,病了。虽然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但她也不敢随便吃药,担心影响腹中的胎儿。于是就在家中拖延了几日。

  恰好老公的朋友郑某来串门,就热心地推荐了宜昌一位老中医,市康复医院的院长谭联禄。说他治发烧可以说是手到病除。郑某是谭医生的铁粉,他自己、他的儿子以及他身边的一些朋友,都让谭医生治过病,而且都治好了。向爽不信,中医哪有那么神?可又拗不过朋友的热心,于是就去见了谭医生。

  谭医生看病的方式让向爽觉得有点好玩。谭医生让她伸出右手,然后伸出自己的三根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稍倾,又让她伸出舌头,看过。再问了问她近几天发热的症状,十分轻松地说,没有多大的事,吃两付药就好了。说罢,谭医生就写了个方子,交给了向爽的老公。

  一个星期后,郑某带着向爽的老公忽然来找谭医生,说向爽出大问题了,现在已经进了宜昌市中心医院的ICU。谭医生说,怎么可能?吃了我的药,肯定退烧。向爽老公说,您儿不晓得,我按你的方子给她抓了三付药,一付药29元,总共87元,她带回家后一付也没有吃,第二天直接住进了市中心医院。

  谭医生于是愠怒。既然不相信我,何必又来找我?

  向爽老公说:我丈母娘看得娇贵,不让她吃中药,说她的姑娘生了病一定得到宜昌最好的医院去看。我也没有得法,只有把她送进了中心医院。那晓得她进医院四天了,发烧不退,医院什么消炎的药都用了,不管用。现在又查出有轻微脑梗、亚急性感染性心内膜炎、心功能不全2-3级、先天性心脏病、主动脉二叶瓣畸形、肺部感染等11种毛病。先天性心脏病人是不能怀孕的,向爽怀的还是双胞胎。主管医生送她进ICU太正常不过了。

  向爽老公把中心医院的诊断证明给谭医生看。同时强调说,还查出心脏有生物,必须手术。从开始发烧到现在有十多天了。不退烧医生是不能手术的。我都花了上万块钱了,ICU一天就是几千块。出钱是小事,可出了这么多钱,医院都没有办法退烧,急得我恨不得跳河了。只有请您儿去救命了。

  人命关天,何况是两条人命。但去中心医院,谭医生有些犯难了。他想起了一个叫鄢华的病人。去年鄢华在中心医院住院,打了将近半个月的点滴,发烧仍然不退。鄢华难受得在床上打滚,发狂的把输液瓶吊针全部砸了。鄢华的哥哥无法子了,找到谭医生,他们是朋友,因了朋友的关系,谭医生以朋友的身份去病房看了鄢华,给他开了一付药,28元。鄢华吃了当夜就退了烧。为此,鄢华给谭医生写了一封感谢信性质的情况说明。

  现在那个“情况说明”还放在他的案头,可谭医生明白,他以朋友情谊去给中心医院的住院病人看病是不合规距的。

  沉吟片刻,谭医生说到,我去给她退烧没有问题,可她现在医院的ICU而且病危,我进不去的,而我是正规的中医专家,和危重抢救病人去比拼时间,是有极大风险的。

  向爽的老公说,只要您愿意去,医院方面他们去申请。

  让宜昌市中心医院出具会诊邀请函并不顺利。向爽的主管医生是一医学博士,他无法接受他看管的病人请一个中医来看病。他说,转院去上级医院可以,但请一个中医来看病不大合适。为什么不合适?哪点不合适?那位博士没有明说,向爽的老公明白是博士医生的面子上过不去。但他坚定地表示不退烧是不能转院的。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中心医院出具了请当下正在宜昌市第二人民医院坐诊的中医专家谭年禄医生为向爽治病。

  也许是笔者孤陋寡闻,中医进ICU会诊的事在中国各大医院也许有过,但中医进ICU为危重病患者治病的事还没有听说过。谭医生是艺高人胆大还是急患者之所急?也许二者兼而有之,中医有丰富的治疗急诊高烧的临床经验。总之 ,收到了宜昌市中心医院的会诊邀请函后,2017年8月17日午后,谭医生去了。换衣服用了十多分钟,他进去只是看了向爽脉症,就出来了。并开了个对症处方,然后对向爽的老公说,明天就会退烧,而且偏瘫等症状都会逐渐恢复。

  在场的内科医生有些不以为然,向爽的老公也是将信将疑接过方子,但还是点头称谢。然后他去药房,用了几十块钱,抓了一付药,遵嘱煎了,2017年8月17日下午5点多钟,喂向爽服了。

  当晚8点多钟,向爽开始退烧,次日凌晨4点多钟,向爽老公忍不住给谭医生发了一条微信,报告向爽完全退烧。

  谭医生早上起来后看到了意料之中的微信,微微一笑,又给向爽开了10付安胎药,电话打给郑某,让他给向爽送过去。这回向爽信了,她转院到上海瑞金医院去做手术,还记得把安胎药带到上海,一直吃到手术前。后来,她生了一对龙凤胎,母子平安。她和她的老公于是都成了谭医生的粉丝。

  当郑某绘声绘色地给我讲述这个故事,然后,用了略有些夸张地口吻告诉我谭医生医术神乎其技,治好了不少疑难病人之时,他不知道,其实谭联禄医生是我多年的朋友。20年前我就知道,在医院不能退烧的小儿患者,吃了他家传的中药处方,药到病除的事情多了去了。在谭医生看来,不论是炎症还是病毒引起的发烧,在中医眼中都属于“血热有毒”。如何治“血热有毒”,均属温病伤寒之类,《伤寒》《温病》著作中均有记载,其父谭炳炎老医生在多年行医中摸索总结出的独门秘方更是药到病除。

  1971年3月,我在宜都下乡知青,他到我插队的地方去看我。当时队里的人正在我住地附近干活,歇头歇(上午第一次休息)时一些村民在我屋里喝茶。

  闲着无事,我就对村民们说,我这位朋友是医生,你们有病可以让他看。

  当年谭医生也就20出头,一张娃娃脸,稚嫩无比,没有人相信他可以看病。可闲着也是闲着,就有一位姓刘的青年妇女很好奇地伸出自己的右手,说,那你给我看看吧。

  谭医生把脉,不一会,他亮着嗓子说,恭喜您儿,有喜了。

  刘姓妇女大惊,她知道,她已经两个多月月事不来了。

  于是,坐在我屋里喝茶的村民们都围了上来,让谭医生给他们把脉。

  我知道谭氏是家传,他是跟着他的父亲老谭医生学的医。老谭医生大号谭炳炎,在宜昌中医界是享有盛名的。他最擅长的是妇儿科。天性聪慧的谭医生本领还是让我惊喜莫名。

  私下里,对我说其实把喜脉(孕妇的脉)是中医的基本功,在临床上积累的经验比较丰富,真正传统中医都能做到的。

  多年后的今天,重说往事,谭老就说,现在“学院派”的中医,有几个能把“喜脉”和“复杂脉”一般都是 “心中了了,指下难明”。

  我说,现在有了试纸,人家在家里就可以测出是不是怀孕了。

  谭老说,试纸是方便,但试纸能测出胎儿的健康状况么?以及胎动不安等情况么?有经验的中医把脉,就能根据孕妇的脉象判断出这些问题。

  说到拿喜脉,自妇女怀孕保胎早有奇方妙法,其实早间自谭老医生父辈就传承下来不孕不育保胎顺产保产无忧的祖传秘方已有数万成功例,至今享有盛名。

  例如刘妈的大龄闺女贾雯雯,婚后长期不孕,后来通过谭医生与其调理身体这才终于怀孕,一家人这才放心了,后来谁料天有不测风云,孕后西医又说发生先兆流产,需要住院,然后刘妈急忙找到谭医生,请其为小女保住胎儿,谭医生又加保胎秘方再令其回家调养,直到九月贾雯雯顺利产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儿。

  四年前,一个叫万波的女子在深圳打工发现自己腹中长了一个瘤子,而且天天见长。惊恐之中万波去看了医生,检查的结果是必须手术,一问,手术费要1万多元。无钱的万波只能回兴山老家,路过宜昌时,经表妹彭姗姗(谭院长员工)介绍她认识了谭院长,请谭院长帮忙会诊。

  谭院长说,既然不想手术,但治这个病需要时间,而且要配合针灸外治内服,需要吃我的药一个月到三个月可以见效。万波无钱住院,在谭院长的帮助下,就住进了谭院长家里自愿充当保姆,一边吃药针灸一边帮谭院长做点家务,照顾谭院长及谭院长孙女。

  一个月后,万波腹中的肿瘤慢慢变小,三个月不到,肿瘤完全消失。

  面对我的疑惑,谭院长告诉我,其实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其实这个肿瘤就是囊肿,疼痛就是用针灸,消囊肿用中药是可以治愈的,现在动不动都是空腔镜手术摘除,殊不知摘除后还会继续生长,内外合治对于囊肿还是会有比较好的疗效。

  万波的病好了,为此对谭院长如亲人一般,她的母亲却住进了兴山县人民医院。万波于是就请了谭院长一起去了兴山看望会诊。

  万波的母亲是因脑梗住进的医院。进院后一查,肺部又长了一个肿瘤。谭院长去时,脑梗症状已经缓解,医院正在研究如何给万波的母亲做肺部手术。谭院长有治肺癌的经验,他对万波的母亲说,最好先不做手术,让他来治。如果手术,他就无法介入了。万波的母亲晓得谭院长治好了万波腹部的肿瘤,再加上在医院做手术也得花不少钱,就打算先让谭院长治治看,治得好就好,治不好再去医院手术也行。

  谭院长就给他说了三点,其一是心情平和,相信这个病是可以控制的;其二是不搞重体力劳动,休息好。其三是多吃有营养价值的东西。然后就是吃我的药,三天一付,先吃一个月,病情应当可以控制。然后就不用吃药了,肺部病情活动时,再吃我的药。经治疗后如今病情并未复发,一没有手术,而没有放化疗,人正常生活至今。

  2007年初冬,一个朋友介绍他给一晚期肺癌病人治病。这位恩施水布垭的张先生曾经做过一所中学的老师,查出有这病时他已退休几年了,到武汉协和医院看病时,医生的意见是马上手术。

  张老师于是问:手术后我可以活多长时间?

  医生说:手术成功,可以活两到三年吧。

  不太成功呢?到底是做过老师的人,张老师说话还是蛮有分寸的。

  三五个月吧。医生也比较实在,对于一个有知识明事理的人,医生也就实话实说了。

  张老师于是放弃了手术,准备回水布垭安静地等死了。

  路过宜昌,也是一个熟人介绍找了谭院长。

  见谭院长时,张老师提了一个请求,请谭院长开点药,让他过了春节以后再死。张老师心想,在武汉挨一刀也只能活三五个月,如果谭院长能让我在不挨刀的情况下多活半年,那我就烧高香了。

  谭院长对他说,你是个有文化的人,何必轻言生死。坦然面对,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药能让你多活几年甚至很多年呢?

  张老师心里一热,感觉谭院长就如一个多年的朋友一样。

  谭院长于是给他说了那几条意见,然后开了药。

  次年春节还没有过完,张老师从水布垭提着腊肉来宜昌感谢谭院长了。吃了谭院长的药,他的病情基本得到控制,不吐血了,精神状况也好了许多,能吃能睡,完全不像一个濒临死亡的晚期肺癌患者,并告诉谭院长身体转好并长了十几斤肉,至今到当地各医院别人不敢随便给他看病,把他当为濒临死亡的晚期肺癌对待,不敢随便开药治疗。

  至今十年过去了,张老师仍然快乐地活着。他每年都会提一些山货,到宜昌来面谢一回谭院长,像亲人一样。

  于是,我就问院长,你用的什么药,把他的肺癌治好了。

  谭院长说,不能说我把他的肺癌治好了,病人身上的肿瘤多数还在,有的变小了,能活着的人至少肿瘤没有增大。我的任何一味药都不能完全杀死癌细胞。中医讲辩证治疗,人是一个有机整体。人自身的免疫能力是很强的,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带有癌细胞,为什么多数人不会犯病,是因为自身的强大。古人说:“正气成内,邪不可干”就是这个道理,敌人猖狂是因为我们自身的软弱。我的药就是补强患者的自身,调动他身体内部的积极因素,让他自己去战胜癌细胞,打败它至少控制它,这就是我治癌症的办法。当然,我用药也是有讲究的,因人而异吧。

  谭院长聪慧,1978年我们一起学习日语,曾相互拷问,他的记忆力和阅读能力都相当出色。但据我所知,他并没有进过高等中医学院。但是他只是跟随父亲自学并加之刻苦攻读医学理论,曾在1978年在宜昌地市县中医大比武考核理论当中他荣获地市县中医师理论考试第二名并发有奖状以致鼓励,关于中医临床实践经验均来自父亲的传承,耳熟能详的是“只要药对方,中药一口汤”“熟读王熟和,不如临阵多”这类民间中医术语是谭院长看病的指导思想。

  在谭院长心里,是不大看得起不会治病的“学院派中医”的。理论有于,临床实践和民间传统医学不足。为此谭院长1984年进修应该去中医学院,而他报西医上海医大,进修西医知识。是为了打消父亲曾经说过的西医说中医是:“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谭院长认为许多老中医不了解西医知识,对影像和化验数据不了解所产生的治好病说不出科学道理,他认为中医一定要了解西医的诊断和方法来指导中医的全部临床辩证,精准治疗,弥补现在医学的不足才符合中央说的中西并重。避免一边倒,中医全部西化。他总结学医从小及一般人都要了解中医,其实中医很简单,从小学最好的是懂得中医医德,也符合中医养生知识进学校,中医是面对广大人群历来有割骨之心,他认为治病求其本,用药要中肯,治不好看不好也不能乱开药泛开药,是药三分毒,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把病人不说当亲人,能够当病人是病人就是个好医生,这是他的观念,至今“大医精诚”是他领会较深的文章,他号召学医者以此为禁,所以说从小学好就不容易被金钱社会所蛊惑,因为医生的对象是人,是重至又重,至今谭院长也是这样在做,并列为他的老年追求,要将毕生所学中医秘方秘法无偿传承给初学者或热爱中医者。

  谭院长以其独到的中医技术,在宜昌政商及民间都获得了极好的声誉。响名国内外,曾在八九十年代成为西班牙保健医学院传授中医针灸按摩技术,曾到法国东南亚均接受邀请传授中国医学,1992年来华投资的马来西亚企业家林梧桐先生因腰部扭伤不能站立,特此宜昌市政府派谭院长为其进行针灸按摩治疗,当时就谭院长独特的针法就令其消除疼痛恢复站立,当即拿出一万美元作为酬劳,但是谭院长拒绝馈赠。次日林梧桐先生再次找到谭院长想要为其投资200万美元让其在国内创办梧桐康复中心,谭院长婉言谢绝。

  1993年宜昌地市合并,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的关广富先生督阵宜昌,不料一日早起,发现脖子不能随意转动,偏头的关书记不能出席所有的相关会议,甚至连饮食起居都相当困难。当时的宜昌地、市主要领导极其重视,各自从自己管辖的医院里调来最好的康复科专家,会诊的结果,是脊椎神经的问题,而这条神经连接人的大脑,谁都不敢轻易碰它,人可能都会瘫痪。一旁的市委书记焦急地问他们有什么办法解决关书记的颈椎问题,在场的康复科专家们都不敢随意治疗。

  于是,地委书记艾光忠给市委书记罗清泉商量让时任宜昌市康复医院的院长谭联禄先生来看一看。

  谭院长到现场一看,就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省委组织部长钟书樵友好地提醒谭院长:这可是关书记的头啊!

  谭院长一边摸关书记的脖子,一边淡淡地说,在我们医生眼里,皇帝的头和乞丐的头都是一样的治。

  关书记到底是省委书记,笑着说,“请师师为主”,大家不作声,看谭院长的。

  谭院长用谭氏三点力学旋搬法轻轻的搬弄关书记的脖子,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和在场的官员们聊天,乘关书记不注意的时候,手腕轻轻一用力,把他的脖子复位了。

  关书记摇摇头,好了轻松了!

  在场的官员们皆大欢喜。

  关书记为了表达谢意向谭院长亲自提笔赠予:“精於岐黄,普救含灵”。以致鼓励。

  关书记高兴题字,大笔一挥而就。写毕,谭医生除了是宜昌市康复医院的院长外,还兼任宜昌市按摩协会的会长。因为三峡工程的缘故,来宜昌的外宾就比较多。上世纪90年代,谭院长给不少来宜的外国友人看过病、做过按摩保健,手到病除。

  1996年10月,谭联禄公派赴西班牙做中国传统医学讲学。这期间,他充分展现了中医无毒疗法的高超医术,为数百位疑难杂症患者解除病痛,因此被西班牙高等保健学院聘为客座教授和医学“荣誉博士”。该院院长何赛玛利亚特别青睐他的中医疗法,提出与他共同创办大型的“东方医学中心”,按“对半分成”的高待遇聘他为负责人。但谭联禄考虑到宜昌中医康复医学人才紧缺,自己还担负着重要的“传帮带”任务。因此讲学一结束,他就飞回了国。

  2001年底,谭联禄再次应邀全资到西班牙列昂、维哥、阿斯图尼亚等5个中心城市进行中国针灸及按摩术学术交流。这次,列昂市一家医学院提出更具诱惑力的条件,包括办理具有永久居住权的“绿卡”、让其出任医疗机构重要职位等,但谭联禄依然“无动于衷”。

  而真正让谭联禄“动心”的,是那些山里贫病缠身的农民。原来,早在1992年初他担任宜昌市中医院骨伤科医生和筹建康复医院时,他发现每天都有大量山区农民不远上百公里的路程,赶到宜昌城区求医问药。特别是有一些瘫痪或残疾人,来去很不方便。谭联禄受到极大震撼。从那时起,他便决定利用休息时间深入山区为农民义诊治病。

  久而久之,“到山里看病去”已成为谭联禄的一句口头禅,而且更成了他每个休息日和节假日的“法定”选择。

  现如今谭院长的名声就传到了国内外。受恩于他的西班牙人还特意在西班牙办了一个班,专门请谭院长过去给他们讲针灸、讲中医的推拿、保健。

  谭院长在1984年是第一个提出中医按摩后继无人应予重视并在全国健康报发表。及药浴,药膳等疗法,一些独特技艺,中医应该了解也符合中医全科内外合治,九十年代最早提出中医医养康养并著出《现代生活》《康养疗法》书籍,由中国科学院出本。那就提出中医养生也符合中医治未病的观念,至今仍在医养康养的中医医养结合旅游康复等事业中不断耕耘,把祖国的中医向国内外发扬光大。我认为中医博大精深,毛主席提出过:“中国的医药学是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我认为原来“一根针,一把草”治百病是有道理的,它与国学和中医的朴素辩证法是紧密相连的,都属于中国文化最精华的一部分。

  当今的谭院长已过古稀之年,最让他苦恼的,是他的一生本事无人继承。中医经典中关于“上医治未病之病”的理论通过家传的方式深入到谭院长的灵魂之中。多年来他在康养方面就积累了不少经验,除了家传秘方之外,他自己也有所发现有所创造。

  于是,谭院长就忙在社会人民,希望能把它的康养技法传播出去,即不辜负平生所学,也有慰他父亲的在天之灵。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原创热榜
周排行 / 月排行 / 季排行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企业界》杂志人物专刊联合主办 网站公安印章标准编码 4301210151948 Copyright 界限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