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儒医范维乾先生谈人体生命之合力

发布时间:2019-11-06 16:34:21 来源:智企新闻网 责任编辑:陈欣 阅读量:
  记陕西省汉中市东门桥中医医院全国名老中医范维乾  人们都说中医是个宝,却无人能回答中医为什么是个宝,为什么能治病的科学道理,迄今中医学仍然是千古不解之谜,被排斥

  记陕西省汉中市东门桥中医医院全国名老中医范维乾

  人们都说中医是个宝,却无人能回答中医为什么是个宝,为什么能治病的科学道理,迄今中医学仍然是千古不解之谜,被排斥在自然科学之外!

  正是因为中医学的科学性问题没有解决,在自然科学日新月异的今天,中医学却沦为抱残守缺、故步自封、老态龙钟的颓势,穿古装说古话,却说什么它要服务现代社会,岂非奢谈?在血糖血压已经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在癌症、脑卒中、冠心病等已经是老百姓的切肤之痛之际,中医学的阴阳水火升降等理论在中医学的圈子里自我欣赏自我陶醉,连血糖血压之升高降低都不能解释,甚至中医权威们不敢说葡萄糖属于水谷精微,不敢说葡萄糖怎样脾主运化…。人们不禁要问,国家如此重视中医,而中医学如同扶不上墙的烂泥,莫非它真的不科学?

  什么是科学?人们对物质运动规律性之认知,将之运用于人类生产与生活之中,谓之科学。原始社会有它的科学,比如对群体捕猎合力的认知和实施,驯养家畜,制作干品食物等等。物质运动规律浩瀚无边,人们的认知是有限的发展的,所以科学无止境!今天的人体生命科学也是发展中的有限的科学,不能解释许多人体生命现象。所以,今天人们以西方医学、生物学等所谓的现代科学为准绳,用以衡量、判定中医学是否科学,是一种 “老子天下第一”自以为是的狭隘行为,因为中医学是今日科学所未知的所不能解释的高级人体自然科学!比如,中医学所依赖的人体合力问题,就因为是人们闻所未闻根本不懂的高级科学,不能以自己不懂为由,去上演今日版的叶公好龙吧?

  《黄帝内经》说:“心者君主之官…故主明则下安…以为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无病”,请大家万分注意这里的“关键词”是“天下和百姓”,认为人体是百姓所形成的人体社会(天下),中医学就是研究人体社会的社会科学!

  以西方界定的科学为标准,老祖宗开篇明义、“明码标价”的人体社会及其社会科学,就是无稽之谈了,惟西方是科学的人们会嗤之以鼻,大摇其头。并且在其掌控的科学界及其舆论宣传中,不仅仅是先入为主地予以否定,而是直接百分百的绝对封杀。尤其在医学界、中医学界,对老祖宗的人体社会学说,封口缚手,干净彻底,大力营造了“西医科学,中医不科学”的“西化一言堂”。难道老祖宗在自己的华夏大地上,从《黄帝内经》开始就名正言顺的话语权,到了21世纪的今天,被一些崇尚西方、仰息西方鼻息的“炎黄子孙们”蛮横地剥夺了,而且剥夺有理?!

  什么是社会?《辞海》给出的定义是人类社会,忘记了动物也有社会。既然西方科学无法定义,咱们东方科学就勉为其难吧,社会指相互联系在一起有规矩、有层次、有统一的同类生命群体。这个定义适用于人类社会和其它生物社会。

  单细胞就是一个独立生存的生命个体。在由单细胞进化来的多细胞生命体中,细胞们会自觉遵循凝聚性、层次性和统一性等群体生命运动规律性。笔者将之归纳为“十六条”,即物质性、矛盾性、统一性、系统性、层次性、有序性、凝聚性、联系性、时空性、社会性、恒动性、控制性、稳定性、过程性、可变性、多样性。

  所谓凝聚性,指全体细胞群体“心向一处想,力向一处使”,形成了万众一心的多细胞统一体,也就是生物社会(天下)。它必然会出现层次性,比如中心与四周、领导与群众两个层次。《黄帝内经》说:“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这里的“心”指中心与领导(里),“肾”指相对而言的群众与四周(表)。将此观点延伸到血液循环,则心主血脉(包括心脏与血管),肾主血脉外的水液。然后,两者要互变交流,心由里出表,肾由表入里。心主血脉而位高,肾主水液而位低,“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动静相召,上下相临,阴阳相错,而变由生也”。动脉血属“火”,反而向下,从微血络而出,灌溉四周“大地”;静脉血属“水”,反而向上回流中心,如是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在西医学里的血液循环是平面图,可在中医学里的血液循环就成了三维立体图,有了“阴阳水火上下表里”的层次性和“升降出入”的联系性与恒动性。

  中西医都在说人体生命,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异呢?这是因为西医学说的是细胞、组织与脏器,而中医学则说它们成为群体或社会后的普遍联系及其所形成的合力问题。西医学所说的人体生命属于微观,中医学所说的人体生命属于宏观。举例说明之,拔河比赛时,全体队员力向一处使,就会形成合力。猎狗捕猎时,海豚捕鱼时,蜜蜂群居时,公司、协会、军队、农业合作社等等,都会形成合力。一旦群体解散,宏观不复存在,回到了微观,就没有了合力。故合力只产生于宏观与社会,没有宏观没有社会就没有合力。

  单细胞可以自己进食,人体的细胞群已经形成为社会则不可以自己进食。它有专业的进食、消食化食、输送营养物质的“脾胃主运化”巨系统。今天所谓的中医学将脾胃等同于胃肠道的吸收消化功能,这是非常错误的“西化中医”行为。因为人体对食物的吸收、消化功能在胃肠道仅仅是开始,大量的消化工作在全身细胞群中进行。而且白细胞、抗体、补体之抗邪工作实质上也是消化,以及血液循环的运输工作、线粒体内的三羧酸循环等,都可以用“脾胃主运化”巨系统囊括之。民以食为天,“脾胃主运化”是一切生命活动的基础,如同土壤生长万物一样,称脾胃为人体之“土”,故《黄帝内经》说:“土者生万物”。所谓“脾胃”,指人体社会的生产活动,是全身细胞群体、多组织多脏器通力合作的合力,是一个庞大复杂地巨系统。人体的安全保卫巨系统,负责抗御外邪、肃清肃杀内邪(内邪也属外),称为肺主卫气。如同秋季肃清肃杀的潇潇之气,故《黄帝内经》说:“肺者…通于秋气”。种子能发芽,精子能游泳,胎儿能生长,肌肉能收缩,心脏能跳动等等,皆元气所为也,元气又称原气,指生命原动力,乃人体社会的生产力,称为肺主气、肺主元气巨系统。而元气来自脾胃之生产活动,谓之“土生金”。生命力(元气)要顽强地表现自己的活力、活性,如同春季万物复苏,草木发芽生长“天天向上”一样,刚毅不屈,谓之肝木之性刚直不阿,喜条达舒张,谓之肝木主升、喜疏泄条达恶郁遏巨系统,也就是有序性。凡生命活动有序则彰,无序则乱,因为各种因素的干扰,常常会出现肝气郁滞即有序性紊乱现象,比如心律紊乱、失眠、癌症、胃痛、咳嗽等等万般疾病,皆有有序性失调因素,从而可以异病同治而疏肝理气。虽然肺主元气,但元气即生产力的具体运用千差万别,可以是脾气主升巨系统,也可以是胃气主降巨系统,可以是肝气条达巨系统,也可以是肺气宣降巨系统。这和西医学所谓的消化系统、循环系统等不可同日共语。因为中医学的巨系统建立在人体社会之合力的基础上。西医学的系统建立在细胞、组织、脏器之局部观察的基础上。前者是普遍联系,后者是局部联系;前者是放眼宇宙,后者是坐井观天。

  金元四大家之李东垣提出了“中气”学说。所谓中气指中流砥柱之气。一个大厦必有它的重力线,一个圆球物体必有它的支点,一个人体当然也有它的中气。人体的百分之七十是水液,自然界的水是流向低处的。尤其在人体直立时,水液能够逆着重力向上运行到头脑,到人体上部,必然有一个强有力的“升水”巨系统,谓之“中气”,得出了气升则水升的理论。这个“中气”,是众多细胞群体、组织、脏器们共同发力所形成的合力。比如心脏的工作、血管的工作、肾脏的工作、神经内分泌的调节等等,才有了属于宏观层次与人体社会的合力。清·吴达说:“肝木赖脾土之升”,“坎水温升则肝木遂其疏泄之性,赖脾气以上达”,张聿青说:“丹溪谓上升之气自肝而出”,“故肝脏之气,合脾脏之气上升,而心血以生”,张锡纯说:“凡人元气之脱,皆脱在肝”。笔者称,中气乃肾肝脾三藏象的合力,谓之“左升”之气。

  这是一个密切联系临床实践的宏观理论。虚则要补中益气,甚则要脾肾双补,其中的“肾气”又称为命门之气或命火生土。如果此气过于旺盛,就变成了肝火、肝阳上亢,须平肝清肝熄风。笔者治一八旬老翁高血压动脉硬化性心脏病,心律不齐,自觉心悸,且下肢水肿明亮,二便艰涩,脉象左手滑数结代上溢掌际。王孟英说:“气即逆而上奔,水亦逆而上溢矣”,“治节不伸,二便涩少”,唐容川说:“气之所至,水亦无不至焉”,“小便虽出于膀胱,而实肺为水之上源”,张锡纯说:“因肝为肺之对宫,肺金虚损,不能清肃下行以镇肝木,则肝火恒恣横而上逆”。这是说,肝主左升与肺主右降,两者相互制约以达平衡则健康。如果平衡打破,肝升过亢,或肺降不及,就会水道不利而发为水肿,心脏虚弱而衰竭。故以石决明、磁石、代赭石、白蒺藜、钩藤类平肝熄风,以玄参、麦冬、女贞子、熟地类滋肾养阴,以冬瓜皮、桑白皮、冬葵子类通利水道以收平肝火扬肺金、抑左升促右降之功,三剂得安。上述之肝升肺降等等,皆人体合力的客观存在,合力有其独特的理论体系和临床表现,有其独特的诊断治疗方法。被中医师们千百年来重复师承,反复实践,代有发展创新。而且,这个宏观的合力理论,在中华民族之血肉之躯构建的人体自然实验室中,从古至今,实验不休,堪称最伟大的人体生命科学!中医学它不仅属于医学界、中医学界,更属于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华文明。目前,在医学界、中医学界之“西化中医”问题,是逆中华文化、逆科学、逆中国梦的错误行为!凡我中华民族工农兵学商、妇孺老幼,捍卫中医,人人有责!

  实验室可以观察分子细胞、组织、脏器等人体的微观,非常先进非常科学,但实验室不能观察宏观层次及其合力。微观没有合力,一旦形成合力,就脱离了微观,升华出了宏观。比如,实验室可以研究胃肠道的消化、血液循环、线粒体的氧化等微观层次。一旦它们升华为“脾胃主运化”巨系统,形成了合力,就属于人体社会科学的范畴。所以,不能把“脾胃主运化、肾藏精、肝主升、肝喜疏泄、肺主卫气”等等“宏观合力及巨系统”放到实验室里去研究。迄今,白细胞没有实验成卫气,“肾、肾阴、肾藏精”不知为何物,反而把中医学的藏象血(蛋白质和细胞的动态、活力释放态谓之血)等同于西医学的血液,把体现人体时空性的藏象胃等同于消化道的胃脏器,把老祖宗在几千年前关于人体信息传递的伟大发明即“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等同于胆囊…,可怜老祖宗的中医学被“西化”得面目全非,遍体鳞伤!

  人体是多细胞群体的共同体,而不是杂乱无章的一盘散沙,它们必然是普遍联系的“人体社会”,它们的有序性必然会形成人体系统科学。这一点,西方科学是不能否定的。西医学关注微观虽然非常精细,却有抓了芝麻丢了西瓜之弊端。中医学则把人体看成百姓社会,并且置人体于大自然之中,与人类社会和宇宙大环境相联系,这无异于是最先进最科学的观点方法与方向。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了解人体生命,揭示人体生命之真谛。今天,我国医学科学领域根深蒂固的“西化中医”现象,这不仅仅是陷中医学于不科学的绝境之中,使中医学退居二线、渐趋消亡的中医问题,更应该认识到它丢掉了中华文化之初心,丢掉了我们赖以为傲的东方科学、中华文明,严重障碍着人体生命科学、西医学、中医学在21世纪的与时俱进!(参考文献:全国名老中医范维乾论中医学的科学性,人民日报网络版,2019/11/6)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企业界》杂志人物专刊联合主办 网站公安印章标准编码 4301210151948 Copyright 界限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