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永恒的星辰

发布时间:2019-09-08 19:43:06 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军 阅读量:
进入初夏的武汉、天气逐渐变得炎热起来。

  武汉大学樱花园内, 五颜六色的樱花争相绽放,洁静美丽的校园、蝶舞花开、芳香四溢,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游园赏花。

  第一章

  进入初夏的武汉、天气逐渐变得炎热起来。

  武汉大学樱花园内, 五颜六色的樱花争相绽放,洁静美丽的校园、蝶舞花开、芳香四溢,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游园赏花。

  张长江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地大学生分配办公室的通知,既感到兴奋又有些畴躇,按照通知要求他必须在一周内赶到乌鲁木齐报到。为了不抌误行程,长江从接到通知时刻起就积极行动,在武大很快办好了各种相关手续,随后他又约好友白雪来武大樱花园合影留念,也是想借此机会悄悄地与她作个道别。

  这天刚好恰逢周未。吃过早餐、长江提着早已备好的小礼物匆匆赶去图书馆、看望一位德高望的老师。两年来,这位即将退休的老师给了自己许多的关照。

  武汉同济协和医科大学校园,静谧安祥。早晨7点,校园广播开始在播放《昨夜星辰》歌曲。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己坠落,消失在遥远的银河,想记起偏又易忘记,那份爱换来的是寂寞。爱是不变的星辰,爱是永恒的星辰,决不会在银河中坠落。常记着那份情、那份爱……"

  女生八舍,几个女生也在跟着广播歌曲的旋律在轻声而悠闲的哼着、唱着。

  "白雪,今天装扮得像个大公主的的准备去那里约会?"

  一位女生在调侃着白雪。

  "花枝招展,就一活妖精,去找她的情哥哥吧。"

  "找她的长江哥吧。"

  女生们穷追发问,白雪冲她们莞尔一笑"姐妹们,我就一公主,也一妖精,回答正确,加上一百分。"

  "这鬼丫头一点也不害羞,看你嫁得出去?"

  "你们有所不知,她和她的长江哥哥早就定下终身啦!"

  "好啦,姐妹们,你们放了我吧,回来我叫长江哥哥请客。“

  "好,长江哥哥请客!哈哈……"

  道别老师,长江又大步流星地朝樱花园方向走去。

  翻过中文系大楼前面那座小土山,穿过林中一条弯曲的小径,前面便是一片开阔的林园,长江抬眼看到了花丛中身着一件浅绿色连衣裙、婷婷玉立、婀娜多姿、格外引人注目的白雪。

  "白雪、白雪",长江冲站在樱花树下的女孩喊道。

  白雪听到喊声便回过头来、朝着向她走来的长江回道:

  "长江、长江,你今天可是迟到了呵“,白雪一边说着,一边迎着向张长江快步走来。

  "小雪、对不起,临时有点事给抌阁了"。

  "没关系,给你开玩笑的。今天一早,我从协和到武大转了两趟车,公交车挤爆啦,喔哟累死了。看行装,那些人大部份都是来武大樱花园赏花的,你看校门口的人都开始扎堆了"。白雪转身用手指着那前面书有"国立武汉大学"的门楼道,"看,大门都给堵住啦!"

  张长江看到那拥挤的一幕,摇了摇头,

  "哦,是的、今天天气好,樱花也开得漂亮,游人自然多“张长江微笑着说。

  白雪赞同的点了点,"是的,略大的武汉也就武大樱花园这一景观着实让人向往,特别是进入夏季,别无其它景点选择"。白雪说着她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似的,她抬头冲张长江认真地问道:

  "长江,去郑州的火车票买好了吗、几号的?"白雪问。

  张长江听白雪这样问,先是一愣,随后又镇定地看了看白雪。

  "什么去郑州?"长江故作惊呀地问。

  "行啦,别瞒我啦?你看我也收到了通知",白雪边说边从裙子口袋里掏出一张盖有公章的公函。

  张长江震惊极了,自己报名支边新疆是瞒着她的呀,她是怎么知道的、又是如何报的名?张长江接过公函一看真是傻眼了。

  "白雪,你……"长江欲言又止。

  "行啦,长江请告诉我、你订几号票,顺便帮我订张票吧。谢谢啦!"

  白雪调皮打了个手势,莞尔一笑"哈哈,我们未来优秀的大记者、这个消息可以上头条新闻吗!"

  "算你狠!“张长江讪讪地道。

  "彼此彼此!说吧、你买了几号的票?"

  " 16号、明天上午九点的车"。张长江道。

  "明天、上午九点、这么急啊?"

  "新疆那边要求我接到通知后、一周之内必须赶到乌鲁木齐报到、时间有点紧迫,不得不提前动身。"张长江道。

  "就你一个人?"

  "还有文惠、王少娥、张雅萍、华军、周也、宋红艳、晨光。“张长江实言相告。

  "晨光和少娥她们真坏,前几日给我的信还说毕业后留长沙工作,几个小骗子!“

  "别怨她们,是我的意思。“

  "你也真坏,老是避着我。对了,晨光他们几号动身?"

  "他们明天从长沙坐火车到郑州,十六号与我们在郑州会合。"

  "行了,我的也不需要你买了,我早准备好了。“

  白雪微笑着说。

  "去大西北你真的想好后,现在后悔还来得急呵。"

  长江一边说着、一边牵着白雪的手朝花丛中小径走去。

  文惠、华军、王少娥、张雅萍、晨光、宋红艳、周也他们是长江和白雪的好朋友。除了文惠是广州人外、他们都是东洞庭湖边一个地方的人,有的还是初中和高中同学,又是同年考上大学的、然后又都是今年大学应届毕业生。长江让大家瞒着白雪,他们几个能吃苦奈劳的人相约一起支边新疆。

  "白雪,你早点回去准备下行李吧"长江摇摇头、无可奈何地道。

  "准备好了,也就一口皮籍、装几件衣服、书和一些日用品,少了到乌鲁木齐再买吧。"行走在花丛小径,白雪微笑着、蹦跳着。

  这时校园广播里播放起《昨夜星辰》主题歌:昨夜里、昨夜里星辰己坠落,消失在遥远的银河,想记起偏己易忘记,那份爱深深埋在心窝……

  白雪听着这首深情而舒心的歌曲、使她有些伤感,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五年大学生活一恍而过,武大樱花园、长江大桥、黄鹤楼、龟山、蛇山和鹦鹉洲曾留下了她张长江游历的足迹。

  记得一年前,白雪和长江登黄鹤楼、站楼顶面对长江、俩人许下心愿、留武汉或是去北京工作。可是今年年初的一场在武汉设的大西北招聘会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在这场招聘上,长江了解到上海复旦大学物理核能专业应届毕业生张一源也报名支边新疆,这可是个大新闻人物。为此,长江慎重考虑后便瞒着白雪报了名,决定去新疆工作。

  白雪是武汉同济协和医科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白雪一米六八的高挑个儿,往人群中一站就显得鹤立鸡群,特别风采。她长着一头乌黑发亮的披肩发、一张俊俏的瓜子脸,大眼睛、樱桃小嘴,说笑时脸上就会露出一对美丽的小酒窝,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樱桃小嘴,好一个美人儿。

  五年前,十六岁的白雪从湘北一中、以优异成绩考入武汉同济协和医科大学。五年来她奋发学习、现在以优异成绩毕业了。白雪本当可以留在武汉工作的,但她却选择了随长江去新疆工作。

  两年前,长江从九嶷山学院中文系毕业、考入武汉大学新闻系插班生,在武大一恍就是两年。在武汉与白雪同在一座城市读书,俩人感情愈加深厚。白雪毕业后最大的心愿是去北京,因为那里是她从小就向往的地方。儿时的白雪,因为爸爸在北京当兵,随母亲去过几次北京,记忆最深的是好吃的是大前门冰糖糊芦。

  长江曾劝说白雪放弃去新疆,他知道白雪的爸爸妈妈都是部队干部、从小在优越的家境中成长,她肯定适应不了那里的恶劣环境。但如今白雪执意相随,长江也就随了她的心愿。

  要离别了,张长江对武大深怀感恩、内心有些依依不舍。拍完照不知不觉已接近中午,白雪既然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没有什么牵扯的后顾之事、长江留白雪在武大吃午饭、白雪却坚持返校,因为走得急、自己还有一些小事要了结、不能因小事而误了行程。于是、长江和白雪俩人相约明天上午九点在武昌火车站见。

  送走白雪回校后,张长江恰好偶遇他的同乡、武大研究生院哲学系的邵正义。

  "长江"

  "正义兄。

  "听说你准备支边新疆工作,真的吗?“

  "是的。我明天就启程,你们一行有几个人去?"

  "我们新闻系有五个人报名、最后就我一个"。

  "那也太寂寞了。找个伴最好。"

  邵正义关切地说。

  "除了新闻糸我一个外,还中文、经管糸、以及上海复旦、华东师大、人民大学、还有湖南师范学院、郴州师专、九疑山学院等等,这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的消息。"

  "长江,我家里有事,今晚我回湖南去了,明天不能相送,望你多多保重!"

  邵正义说着与张长江紧紧握手道别。

  独自一人回到教室,长江静静地感受在武大求学的往事,明天就要西去万里之遥的新疆工作了,怎不叫人感慨啊……

  第二章

  从武汉到郑州,在郑州火车站与晨光、文惠他们一行七人会合。然后,张长江他们再从郑州换乘69次从北京开往鸟鲁木齐的特快列车。

  这趟火车上乘客大多是来自全国各高等院校的支边大学生。

  几天来的行程,张长江感到很疲倦,这对第一次到大西北高原的人来说,高原反映使人头昏脑胀、两耳轰呜等症状搅得很不服舒,使人感到浑身泛力、昏昏欲唾。

  从武汉到嘉玉关的旅途中,白雪一路上显得十分好奇、也很兴奋,看上去她和其她几个女生一样,对大西北这块神奇的土地充满了希望、充满了神往。

  几天来的长途旅行,这也是白雪第一次与张长江连续三天三夜的紧密相处。尽管俩人从初中相识、至今九年有余、但聚少离多、相互倾慕着对方,特别是又在武汉同一座城市两年来的求学,尽管有些往来、小聚,但是他们的交往仅仅局限学习、生活方面的问候,后来又更多的是谈论理想、前途和命运的话题,平常俩人最大限度的只是牵下手,又赶紧松开,这一动作还要在人少的环境下,生怕别人撞见。喜欢的爱的人,更多的依然是彼此的谦让、彼此的尊重、彼此深情地、含蓄地在内心深爱着对方而已。

  女孩最大的特点是心细、善于观察、善于揣摸别人的心理。坐在对面的白雪一直在留心着长江的一言一行。

  从武汉到郑州与张晨光他们相会,又从郑州转车登上69次北京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一路行程张长江却很少说话。看他表情像是有什么心事。白雪很想知道,此时此刻长江在想什么,如果他有什么为难之事,她一定要帮他。想到这,她要找机会试探性地好好问下。

  白雪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抬眼看了看长江,只见他仍然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是那样的专注、那样的神往,凭自己的直觉她感觉到长江一定有心事。

  "长江、长江"。白雪轻声地向张长江打招呼。

  长江依然目不转晴地盯着窗外、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长江、长江!“白雪加重了语气。

  张长江正在想着心事,冷不丁听到白雪叫自己,心里吃了一惊。思绪被打断了。但长江又很快镇定下来,回过头来回答道:小雪,有事吗?

  "哦,也没什么要紧事,只不过看你一清早什么话都不说、眼睛一眨不眨的、呆呆地盯着窗外,有些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的样子,想什么心事了吧?"

  "啊,我没想什么心事,我在看窗外景色!"

  张长江有些窘困的回答道。心想,自己一点心事一下就被白雪看出来了,他知道白雪一直在关心自己、心中有他。

  白雪看到长江那傻傻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说道:

  "看景色、看博格达峰、还是看戈壁沙滩呀?"

  "嗯,都算是吧!"张长江淡定地回道。

  "长江、白雪你们卿卿我我、说什么情话呀?"华军从邻座走过来。

  "华军,过来坐。对了,晨光、少娥他们去哪儿了?"张长江问。

  "去餐车吃早了,我叫他们带些早餐过来。"

  华军道。

  "哦,好的。"

  "哈密站过了,今天下午几点到乌鲁木齐?"

  "要到下午六点了。"

  "我从九疑山到乌鲁木齐都走了整整五天五夜了,累死我了。"

  华军是九嶷山学院中文系应届毕业生,他和张晨光是学汉语文学专业的,王少娥、文惠、张雅萍、周也是医学专业的。几个人相约从九嶷山一路向西己走了五天五夜,的确是够累的了。

  "快到了,现在已过了吐鲁番,估计还三小时就到了。"坐在邻坐的晨光走过来、与长江、华军和白雪道。

  白雪仍然没有直接了解到张长江的内心世界,她想更多的了解他,因为爱一个人必须要读懂他或她。来日方长,还有许多的机会,白雪这么想,脸上泛起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夏季的乌鲁木齐市,艳阳高照、骄阳似火。

  这是一座极具民族风情的边塞城市,无论是城市建筑艺术、还是人文景观、边塞风情,给人的感觉是全新的、特别好奇的。大西北边陲这座美丽的城市、大街小巷、爪果飘香,宽敞而又平坦的马路两旁,到处摆满了新鲜早熟的哈密爪、西瓜、葡萄、萍果和香梨。维吾尔族、汉族、回族、哈萨克族、乌兹别克、蒙古族等多个民族的商贩们笑容可掬,竭力地向过路的行人吆喝着各自的生意。大西北边城重镇乌鲁木齐处处呈现出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真是好一派多姿多彩、风景独特的异域风情。

  自治区委大院内,两台国产红旗轿车平稳地停在了常委会办公厅大楼前。几位全副武装的卫士威武雄壮、精神抖数地立即向首长车队致军礼。

  从北疆匆匆赶回乌鲁木齐的自治区党委书记宋文斌、他要参加明晚由区党委、区政府主办的欢迎内地支边大学生联欢会活动。他下基层调研半个多月了,办完事后就急忙赶了回来。在他看来这个联欢会,就是一个人才群英会,是振兴大西北边疆的动员大会。

  宋书记快步稳健地走进会议室,他习惯性地挥手与大家打着招呼,今天他有重要事项与常委们商议。在座的常委们都知道宋书记的行事风格,区政府主席铁木尔更为了解。"老宋,你刚从北疆回来,真的是辛苦了,你应该回家去休息会,我知道你是在惦记着那些支边大学生宝贝,特别是你那个好朋友博峰同志。

  铁木尔笑着对宋文斌道。

  "是啊,我是急着要见到这批支边大学生们,这些八十年代初的大学生、是我们大西的宝贝,是振兴新疆的希望呀。同志们,我们要发展经济、发展社会各项事业,必须要解放思想、更新观念、为他们提供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

  宋文斌接着对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王新泉道:"这批支边大学生共计有多少人?"

  "一共有四千八百多名,他们将分批进疆,今晚到达的是第一批"。

  "这批学生什么时候到到达乌鲁木齐?"宋书记又关切地问。

  "明天下午五点到达。"江秘书长回答。

  "那好,各部门要认真做好接待工作,这些娃娃们远离家乡、远离故土,不容易。记得六十年代初,王震将军率八千湘女上天山,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近一二万女青年来新疆搞建设。如今过去二十余年了,我们新疆又迎来了新一代的建设者,这些都是黄金宝贝,不,比黄金还要金贵!同志们呀,我们要珍惜啊!"

  宋文斌书记语重心长的话语、让与会的各级领导有了更新的、更深层次的认识。

  “娃娃们到了新疆,他们都能习惯新疆的工作和生活吗?"

  宋文斌站在宽敞的阳台边,看着远方天山边的夕阳自言自语地道。

  "宋书记,您都三天未睡个好觉,今天又从北疆赶回乌鲁木齐座了九个多小时车,回家去休息会吧。"秘书走到宋文斌身边轻声地劝说。

  宋文斌回过头来、看着与会的自治区负责人都在关切地看着自己,他默默的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内地大学生分配办、接待处要尽早在火车站周围设置接待。"

  "老宋您放心吧,我已交待区政府办公厅安排好了,只等我们的宝贝娃娃们到来了。"铁木尔微笑着肯定地说。铁木尔看到宋文斌似乎还有点不放心的样子道:"老宋,那个从上海复旦大学来的娃娃博峰,我己安排专人好好接待,现在已有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宣传部、分配办、劳动人事厅、教育厅、团委等多个部门已全力以赴提前做好各项对接工作。放心吧、老宋。"

  宋文斌回过头来,迈步走向铁木尔和王新泉,与他们俩人紧紧握手。

  列车在戈壁沙滩上飞驰着,不时发出列车车轮与铁轨磨擦发出铿锵的声音。远远望去,天山山脉哟隐哟现。天山山脉高入云天的博格达峰终年积雪,在阳光照射下银光闪闪,那皑皑白雪与蓝天白云交相辉映,把宽广的草原装扮得更加妩媚动人、更加美妙骄艳。

  长江、白雪、华军三个人谈兴正浓的时候,车厢里又响亮起了一阵热烈喧哗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他们三人不约而同地朝喧哗声集中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高个子男生站在座位上,激情满怀地大声说:

  "同学们、朋友们、我叫肖剑、复旦大学外语系的。今天,我们相聚在支边大西北的旅途中,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借此机会,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我的校友,他就是曾经三次骑自行车从上海到大西北边疆考察,受到自治区党政主要领导宋文斌、铁木尔、王新泉等同志亲切接见。他是谁?大家一定很想知道是吧。"肖剑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下来,目光扫视了下周围的人群,接着说:"他就是复旦大学核能源专业的高才生博峰。博峰同学就在现场,我们请他给大伙说上几句话,大家说好不好?"肖剑说完,带头鼓掌。

  肖剑的话音刚落,车厢里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的掌声和欢呼声。同学们心情非常激动、群情振奋、激情澎湃、有如春潮涌动,一阵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张长江突然想起自己曾在武大图书馆查阅报刊资料时,在《人民日报》上看到过关于博峰从上海复旦大学骑自行车考察新疆的新闻报道。此时此刻,博峰这位神秘传奇人物就在眼前,叫人怎不惊讶、激动。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博峰,很荣幸与大家相识在进疆的旅途中。今天,我们从北京、天津、上海、武汉,从长沙和广州,从祖国的四面八方相聚于大西部的旅途中,是缘分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更是一种信念让我们执着走自己的路,准备为大西北新疆建设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与才智。″博峰说着稍停顿了一会,他目光炯炯有神看着周围的同伴,那一张张青春激动的脸上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在复旦上大学学习期间,我曾三次从黄埔江畔骑自行车到新疆,我所认识的新疆是大有发展前途、大有希望的。我相信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一定能把新强建设得更加美好、更加繁荣昌盛、更加辉煌灿烂!"

  博峰的语音未落,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打断了他的激情演说。

  "支援大西部、支援边疆、为建设大西北边疆美好的明天,奉献出我们的青春和力量!"

  整个8号车厢人声鼎沸,兴奋、激动的神情写在每个人的脸上,车厢里的每一个人都被这浓烈的气氛所感染。8号车厢两头的人也闻风而动看热闹似的都围了过来,他们用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一幕幕动人的情景。张长江迅即拿出120照相机,抢拍这一难忘的时刻。

  博峰接着大声地说:

  "同学们,我们乘坐的这趟列车、很快就要到达终点站乌鲁木齐了,我给大家透露下我的工作去向。进疆之前,我已向自治区内地大学生分配办提出了要求,到全疆最边远、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我将把自己的一切都无私地奉献给大西北边疆、奉献给我们可爱的抯国、奉献给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

  "前进各民族英勇的人们,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万众一心奔向共产主义明天,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英勇的斗争,前进、前进、前进……"

  火热的激情,动人的场景令人感怀、令人赞叹。歌声、笑声、掌声飘向巍巍天山、飘向辽阔草原。

  张长江、白雪、华军、晨光他们走上前与博峰亲切握手,就像久别重逢的好友、关切地互致问候。

  "长江同学,非常高兴在这样的时刻认识你"。博峰与张长江紧紧握手。

  “我也一样!"张长江也激动地表示。

  "列车马上就要到达乌鲁木齐了,找个时间咱们好好谈谈!

  "好的。一言为定!"

  第三章

  北京路,自治区人民会堂。

  全疆内地全体支边大学生联欢会在这里隆重举行。

  主席台前宋文斌、司马义、王新泉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政领导与支边大学生们代表一一握手。

  身着浅蓝色连衣裙、身材高挑的女青年主持人、微笑着报幕:"下面有请支边大学生代表博峰同学发言,大家掌声鼓励!"

  掌声响起。

  博峰、张长江代表全体支边大学生代表作热情洋溢的讲话。

  "我要感谢新疆、感谢自治区党委宋书记、铁木尔主席、王秘书长,我要求到全疆最偏远、最需要的地方去,我要把自己的青春和一腔热血奉献给大西北、奉献给大新疆……"

  掌声雷动。

  主持人走上台、"下面请张长江同学发言!"

  主持人话声刚落、雷鸣般的掌声又急骤响起。

  张长江起身大大方方的走向主席台。

  "尊敬的宋书记、铁木尔主席、王书记,亲爱的同学们好!刚才复旦大学的博峰同学说得很好,我们要向他学习!"张长江激动说。"我是来自武汉大学的张长江、这次与我一同进疆的有我的好友、来自武汉同济医科大学的白雪、还有九嶷山学院的张晨光、张雅萍、宋红艳、文惠、华军、周也和王少娥等同学。我们有学中文、新闻、农学与医学等多个专业的、我们愿意到全疆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工作……"

  掌声再次响起、经久不息。

  坐在台下会场人群中的白雪,激情地欣赏着张长江的发言,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那是一份多么令人倾慕的深情、一份深爱。

  自治区内地大学生分配办公大楼前,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参加完联欢会的五千余名支边大学生相聚在此等候分配,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这些学生娃娃们对工作的渴望、对新疆的热情。

  长江和白雪、晨光、文惠、华军、周也、张雅萍、王少娥、宋红艳等一行九人、吃完早餐大清早就来到分配办排队等候分配工作。

  五千多名支边大学生同时相聚在此、焦急地等待分配工作,可是忙坏了分配办所有的工作人员。

  自治区劳动人事厅、组织部、宣传部、团委、教育厅等多个部办委抽调人员紧急驰援分配办,从而也加快了学生们办理报到分配手续。

  博峰和肖剑办好报到分配手续,走出分配办公楼时、正好与张长江相遇。

  "博峰、肖剑你们好!"

  博峰快步上前与张长江、白雪他们一行人热情握手。

  "长江、白雪你们好!"

  博峰与张长江他们一行人打着招呼、相互问候着。随后,博峰从自已的米黄色军用书包里掏出一张还散发有油墨香味的报纸,微笑着对张长江道:

  "长江,这是今天的《边疆曰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你在火车上拍摄的几幅新闻图片。"

  长江接过报纸"噢,真的刊登了吗?我还以为没戏了哩。"

  长江显得很是惊讶,他不曾想到,这几幅新闻图片还真的见报了。报纸头版头条刊登了博峰在火车上讲话的现场图片,新闻图片还配了八百多字的文字报道。这篇文章在头版头条很显要的位置刊登、说明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

  "谢谢你,长江!我都上了《边疆曰报》的头版头条,哈哈哈。“博峰一边说着、一边爽快的哈哈大笑起来。"我佩服你敏锐的新闻洞察力,凭着你学专业才学和敏锐洞察力,你一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新闻记者。我可以这样预计,这篇新闻报道必定会在乌鲁木齐市乃至全疆引起高度关注。"博峰非常自信地道。

  站在一旁的白雪向张长江投以敬佩慕的目光,她从长江手中接过报纸与张晨光、文惠、华光他们一起欣赏张长江的新闻作品,分享他的快乐!

  "谢谢你,博峰!我也祝福你在不远的将来干出一番事业“。张长江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博峰你说决定去北疆工作,真的要去吗?我听说北疆很偏远、那里也很贫穷、很寒冷、你受得了吗?"张长江关切地问博峰。

  "是的,我和肖剑己经办好了去北疆地区新远县工作的手续。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有坚定的信念和毅志,就要有一不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什么偏远、贫穷、寒冷我都不怕。"

  博峰胸有成竹、铿锵有力地回答让在场的人都肃然起敬、大家纷纷投以敬佩的目光。

  "博峰也真是的,宋书记给自治区分配办特别批示、点名要博峰到自治区党委秘书处工作,在首长身边工作前途无量呀,这么好的机遇让他给拒绝了,真是的。"

  肖剑对博峰作出的决定十分不理解,有点埋怨道。

  "正因为北疆偏远、贫穷、寒冷、那里更需要我们,那里是我们追求事业的理想之地,要干事业就要选择那些让人望而却步、令人生畏最艰苦的地方锻炼。"

  博峰不加思索、坚定而充满希望地表示。然后又有些好奇地问,"长江你们准备申请去哪里?"

  "博峰,我把我的心里话告诉你吧,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听党的话、绝对服从党组织的分配、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张长江也信心坚定地回答。

  站在一旁的白雪、文惠、华军、周也他们几个也表示服从组织分配。

  博峰紧紧地握着张长江的手深情地说"好兄弟,你们都是好样的,我也向你们学习!人生在世、事业为重,我们大家相互勉励,走好进入新疆工作的第一步。"

  博峰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他稍停顿了一会接着说:"刚才在分配办、我看到有几位支边的学生在与分配办的工作人员闹情绪。据工作人员讲,他们所学的专业和新疆的需要、那几位支边大学生将分配到南疆工作。但他们怕到基层工作吃苦,吵闹着要留在自治区首府。你们说这样的风格好不好,简直是在丢我们当代支边大学生的脸。“

  白雪听后,生气地说:"太不像话了,这不是我们当代支边大学生的风格。"

  张长江接过话头说"我们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是国家花大量财力和物力把我们培养成为有用之材。目前,我们伟大好祖国正在大干四个现代化建没,大西北边疆还比较落后,西部地区正急需大批的人才。我们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应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宽广胸怀。同时,我们是新时代的青年,更需要有一种精神,一种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今天,我们己经来到了大西部,来到了边疆,面对天山,面对巍巍昆仑,我张晨光……"

  "还有我华光“。

  "我文惠、张雅萍、宋红艳、华军、周也、王少娥,我们发誓愿服从党组织分配,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以青春热血报效祖国!"

  站在一旁的文惠、张雅萍、宋红艳、华军、周也、王少娥等几个微笑着异口同声地表示。

  "好样的,报效祖国、报效党和人民,为建设大西北,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表示。

  "好样的。“博峰非常激动,他感慨地说"朋友们,我们明天都要奔赴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了,我恳切地盼望着你们给我写几封信,让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相互关爱。长江、白雪、晨光,兄弟姐妹们、朋友们,我衷心祝愿你们在大西北新疆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为我们当代支边大学生们争光争气,为建设祖国,建设大西北奉献出我们的青春和力量!“

  站在一旁的华军小声地对身旁的张晨光道:"口号太多、有些自负。"

  张晨光用目光示意华军、不要发出这样的议论。

  华军轻轻地摇了摇头,把还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谢谢你的关心,博峰你是我们支边大学生们的楷模,是我们的好榜样,你一定能成为大西北上空一颗璀璨的明星、一颗闪耀着光芒的永恒的星辰。“

  张长江说完与博峰、肖剑再次握手、拥抱、道别。随后,张长江迈着骄键的步伐,信心满怀地与白雪、张晨光他们一行九人快步朝分配办走去。

  第四章

  首都北京。

  彭丽华刚从上海乘飞机抵达北京首都机场。然后,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打车直奔北京大学。

  袁凯丽下课后、她准备回宿舍去。

  从教学大楼到宿舍有一二里路程,走近路就要穿过校园一条幽深的林间小经。

  余晖酒在林间小道,两旁茂林修竹,偶尔还有几只小鸟不时发出一阵阵欢唱。

  在这条小道上,前来北京的彭丽华与袁凯丽不期而遇。

  "凯丽!"

  "丽华!"

  彭丽华与袁凯丽俩人像亲姐妹一样、紧紧拉着手欢笑着。

  "什么风把你吹到北大来了?"袁凯丽问。

  "原本从复旦毕业就去哈佛留学,可是博峰却给我玩起了失踪,害得我在上海和他家乡找了十天半月、可连个影子也没看到。我爸妈崔我回北京来,这不刚下飞机连家也没回直奔你这儿来了。“

  "呵呵、你找不到心上人、跑我这儿要人来了?"

  "你别开玩笑了,我这不是没辙了吗,你就发发慈悲帮我想办法,去哈佛的签证期快到了,求求你、帮我出点主意、我的大小姐!"

  袁凯丽本来还想逗一逗丽华,看她那猴急的样子不忍心再逗,便道:行了,去我宿舍谈吧。

  校园广播正在转播送一条重要新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播送本台驻大西北边疆记者站司马小兰采写的一条重要新闻:六月十九日,四千八百多名应届大学毕业生积极响应党的号召,他们从北京、西安、上海、武汉、长沙、广州等地自愿支边大西北。这批当代大学生为了祖国边疆的建设,放弃了在内地大城市工作、生活的优越条件,来到大西北边疆最边远最艰苦的新疆工作。其中还有一位曾经四次骑自行车从上海到乌鲁木齐考察的复旦大学毕业生博峰也在其中……"

  彭丽华与袁凯丽同时被这条消息给听蒙了。

  "好你个博峰、我找你找得好苦、你却不辞而别去支边新疆了,好个没良心的负心汉!“彭丽华厥着小嘴、气乎乎地埋怨道。

  袁凯丽冲彭丽华莞尔一笑,"你们俩在玩什么游戏、躲猫猫、过家家?"袁凯丽说到这里,莞尔一笑"你们俩在上海同一所大学、几乎是每天朝夕相处、一眨眼工夫、心上人不见了,哈哈哈,小华啊小华你呀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丫头!"

  彭丽华的妈妈是北京大学艺术系教授,袁凯丽师从小丽的母亲,因为这份关系小华和凯丽便成了好朋友、好姐妹。

  "博峰这个大骗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你跑到天边、我也要把你追回来!"彭丽华道。

  "小华,有什么打算?"

  袁凯丽道。

  "去新疆找他!"

  彭丽华不加思索道出了心中的想法。

  "去新疆?就你单枪匹马,独自一人去千里万里之遥的大西北新疆寻亲呀?"

  "要不你陪我去?"

  "我正在准备考研,去不了啊。"

  "不去拉倒,凭我的胆识、一个人足。"

  彭丽华冲袁袁凯丽不屑一顾地道。

  "其实,我也想去新疆看看、我有一朋友可能也去了新疆。"

  "哦,新闻!以前从未听你说过,男朋友、恋人?"

  "没有,还谈不上那层意义上的男丽友,就一初中同学。初中毕业时,他们家搬湖北荆州落实政策去了。后来又易地安置回湖南老家。"

  "他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学校的?"

  "张晨光、九嶷山学院。"

  "呵,知道!是原北京农业大学校长乐天宇教授联合几所高等院校一起合办的。"

  袁凯丽陪彭小华边说边朝女生宿舍走去。

  东疆地委行暑大院。

  张长江和白雪他们一行九人都全部分配在东疆地区工作。张长江在地委宣传部报到上班己有半个月了,他很喜欢这份工作。

  这天是星期六,张长江很早就来到了地委办公大楼,今天上午他要去见地委主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司马义丶铁律同志。司马义.铁律,维吾尔族、三十刚出头,是一位优秀的少数民族干部。他曾在中央党校干部培训班脱产学习一年,汉语水平很高,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能写一手漂亮的汉字。当初在从乌鲁木齐分配来东疆的百多名大学生中,他唯一点名推荐张长江和张晨光到东疆地委宣传部工作。

  长江走进司马义.大力办公室,只见地委办公室、行署办、宣传部、组织部、党校、团委等部委办的同志都已到齐了。长江赶紧找个椅子坐下,从口袋里拿出笔记本做好记录的准备。

  司马义、大力一边吸着莫合烟,一边开始作工作部暑,他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疆民族团结工作,经济与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已成为时代的主旋律。

  司马义慢慢地吸了一口莫合烟,接着说,"当前针对新形势发展的需要,自治区党委根据党中央的部暑,由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宣传部、党校联合组织的股级以上在职国家干部、举办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学习培训。目前,这项工作己在全疆各地全面展开。因此,我们东疆地区要尽快行动,认真做好前期的宣传发动工作。张长江同志具体负责东疆地委机关报《东疆日报》、东疆电视台、东疆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单位的协调工作。"

  面对司马义.大力副书记的指示,张长江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党的新闻宣传工作是宣传贯彻党的方针、政策、路线的重要舆论工具。长江内心暗暗发誓,决不辜负党的期望。

  满屋子的烟味,直呛得张长江咳嗽不止,眼泪都快呛出来了。他用手擦了几下眼角,但仍然感觉有些不舒服。

  司马义.大力副书记爽朗地大笑起来,把一支自卷的莫合烟递给长江。"长江同志,来抽一支吧!"

  张长江对司马义摆摆手道:"司副书记,谢谢你,我不会吸烟!"

  "抽一口就会了,在大西北新疆,男子汉都会抽莫合烟的。"司马义.大力微笑着说。

  张长江有些犹豫地接过莫合烟,司马义点着了一根火柴给他点着了。

  "吸一口试试?"

  张长江吸了一口,呛得他眼泪都流出来了。长江暗暗叹了口气,唉、真不该抽,在众人面前出了洋相,他在心里埋怨着自己。

  两个多小时的碰头会结束了,司马义叫张长江留下,长江心里有些不安,他不知道司副书记为何叫他一人留下。难道这段时间工作没做好、或是出了什么事。

  彭丽华道别袁凯丽、走出北大校门时已是夕阳西下了。

  既然回到北京,就总是要回家看看的,彭丽华想尽快安排去新疆。想到这些,彭小华决定先回家,然后乘飞机速度赶往新疆。

  袁凯丽晚上没有去教室,她在宿舍给张晨光写信。

  袁凯丽从小生长在洞庭湖区的一个小村庄,那年读小学时与从湖北荆州迁来的张晨光相识,小学二级便与晨光同班同桌。

  青梅竹马、俩小无猜。

  可是文革鼎盛时期,张晨光因写一篇作文有"台湾"两字、被定性为"反动敌特分子而遭遇批斗、直至开除,回生产队劳动改造。文革结束、张晨光一家为落实回城政策,举家迁到湖北荆州,后至今再未会面。

  幸运的是,张晨光在九嶷山学院读书时写的几篇报道、成为了他俩再度联系好重要媒介。在相互通信联系后、俩人约好在毕业时重回洞庭湖故里见面。可不曾想,张晨光未按时赴约。她有些奥恼,有些怨气,可又放不下,多方打听才知道张晨光己支边新疆了。

  袁凯丽心中有些遗憾、也有些怨气、觉得男人们都是那样无情。尽管嘴上是这样说,可心中有又些放不下,那一丝丝思念不时涌上心头,让她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想到这里,她决定给张晨光写封信。

  "晨光你好!今天上午,我的一位在上海复旦大学毕业的朋友来找我,她为她男友的事向我倾诉心中的苦恼。他们相恋四年、倾情相交、结果等来的是无情地背判。然而她却痴心不改,发誓要独自一人前往大西北新疆、寻找男友博峰、并把他拽回北京。她给我讲了许多关于他们之间好多好多的爱情故事,我对她那种贞坚不愈的爱情观和爱的信念、感到很震撼……我在为我好友凯丽的爱情故事感动的同时,也为自己漂泊的情感而感叹……晨光,我们己有多年未见面了,不知道你是否还能时常记起我,然而我可是时时刻刻都在盼望着我们相见的约定,可是日子日夜临近,你会如约而来吗?……"

  收到父亲的第一封来信,张晨光非常地激动和兴奋。他快步如飞地回到五楼办公室,急切地折开信,心里只想尽快知道家中的情况,那种急切而渴望的心情只有那些远离亲人,远离家乡的人才能体会到。

  父亲在回信中告诉晨光,自从张晨光毕业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全家人都着急,儿子大学毕业了却又失踪了、这怎么不叫人心急啊!就在他们焦急之时,张长江、宋芳、王少娥的爸妈也心急地来找晨光爸妈,大家才知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宽心了一些,尽管如此,没有得到儿女们确切的信息之前,依然担心着,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张晨光在父亲的来信中得知,三个弟弟妹妹都已考上了大学,白雪的妹妹白晴与三弟一起考入武汉同济医科大学。白雪的爸爸妈妈还给家里送来了伍佰元钱和伍佰斤全国粮票。

  张晨光双手捧着父亲的来信,他感到这份信的份量,感觉得到父母亲的那份浓浓的爱。信中的一字一句地在心中默念,不知不觉中他早已热泪盈眶,泪流满面。张晨光内心感到很愧疚,从大学毕业,本当回长沙工作、能够孝敬父母,可如今自己连个招呼也没有,便来到了大西北新疆。父母辛劳一辈子、拉扯子女长大成人、成才,此时应当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才对呀!

  面对新时代发展时期,中国已摆脱"文革"至库,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共筑改革开放的发展之路。党和国家提出了大干四化建设,在这一新的历史时期,需要更多优秀人才投入到

  作为一名当代大学生,是国家花费财力、物力培养成才的。毋忘团结奋斗,致力振兴中华,舍小家顾大家,先天下之扰而扰,后天下之乐而乐;舍小利顾大义,报效祖国是张晨光的心愿。忠孝总是两难全的,只能求父母体谅了。

  蒙胧的泪眼中,张晨光似乎看到了父母口朝黄土背朝天,在田野里辛勤劳作的身影,似乎看到了白雪的爸爸妈妈递送钱粮的感人情景。那是一种恩情,一种须用毕生精力去报答的恩情,这一切怎能不令长江感慨!

  "咚、咚、咚!"有人敲门,那敲门声一阵紧过一阵。

  张晨光赶紧拭去眼角的泪水,他努力克制自己,稳定了一下情绪后,立即走上前去开门,平静地向来人打呼,"请进!"

  张长江推门而入。

  "晨光,干什么啦,老半天才开门?"

  张晨光顺手把信递给张长江,"刚收到的。"

  张长江接过信,"我也收到父母的来信了。"

  张长江又把信退回晨光"家信,自己感受吧。"

  张晨光一边接信、一边告诉长江家里发生的情况。

  "长江,几天没有与白雪她们见面了,今天又是周六,把华光、白雪他们几个叫上一块去吃个晚饭。"

  "行啊,这几天忙,该放松点了。晨光,你电话通知华光、文惠、红艳,我通知白雪、雅萍、周也。"

  "行。"

  "那就这么定了,我还点事先走。"

  张晨光抬腕看了下手表,还有几分钟就下班,赶紧拿起话筒给华光、文惠他们打电话。

  张长江回到办公室,同事们都相继下班了。他二话不说拿起电话打给白雪。

  白雪接到张长江打来的电话,嗔怪地说,"你不是还有那个刘红燕吗,怎么又想起我来了,你可别辜负了她,人家可是对你一片真情和仰慕之情呀!"

  其实,此时此刻的白雪正惦记着、想着张长江,他们俩已有一星期没见面了。在武汉上大学时,他们每周要见上两次,风雨无阻。

  自从得知东疆市刘副市长女儿刘红艳隔三差五地去会张长江,她才不得不引起高度关注。

  张长江从电话里听得出白雪说这些话的意思,他意识到白雪可能是真的生气了。想到这儿,张长江赶紧解释道:"小雪,真生我气了?"

  "哼,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张大科长,我那敢生你气呀!”

  女孩子刚开始生气,男人们要做的事赶紧哄,不然真要生气计较了那就不是哄哄而己的事。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

  "小白,办公室有事,我们晚上见呵!“说完,张长江挂电话了。

  张长江正准备去开门,这时一位打扮时毛的妙龄少女已推门而入。

  张长江见是刘红燕,心里早吃了一惊,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心想她若是来约自己去她家吃饭、他暗下决心是断然不去的。

  "张长江,你在办公室,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哩!"

  女孩喃喃自语道。

  "刘红燕你好!今天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儿来了,请座吧。"

  张长江抬腕打了个手势,示意刘红燕坐下说话。

  "长江你有事吗?干吗我每次来你都那么紧张?

  从大西北新疆发来的信,终于到了彭丽华的手中。这是博峰给她写来的。

  彭丽华迫不及待地在宿舍拆开信,她是昐星星、昐月亮终于昐来了博峰的回信。

  上海复旦大学校园内,丽华匆匆朝校长办公大楼走去。

  丽华没有独自一人去美国哈佛留学,而是延迟了签证,应学校校长之邀,暂时留在复旦大学任教。

  谢茵校长是我们国家当代杰出的物理学核能源专家,她担任复旦大学校长八年多来,治学开明,学校快速发展,声名远播。

  "想好啦,千山万水、天寒地冻、困难重重你也要去?"

  谢茵校长问。

  "想好了的,校长。"彭丽华表情凝重,语气坚毅地回道。

  老场长非常欣赏博峰的工作态度和作风,他是一位拥有三十多年老党龄的优秀共产党员,几十年如一日的历炼使他己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同时又让他在博峰身上看到了一名年青共产党员应有的品质。

  "博峰同志,你可要注意保重身体啊,木兰牧场有你这样贴心的领头人,我和全场的牧民就放心了!"

(长篇小说  张国军 著 四十八万字)  
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企业界》杂志人物专刊联合主办 网站公安印章标准编码 4301210151948 Copyright 界限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