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0

铁 警 闪 耀

发布时间:2022-05-12 12:28:43 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军 阅读量:
列车早上七点半从武州溪车站开出来,经过一个白天的运行,晚上十点半时车终于从田阳车站平安地开出了。每次值乘列车,列车只要不发案平安地开出田阳车站管区,文飞扬都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这种轻松感,就像挑着一担超过自己支撑力的重担终于到了目的地,在将肩上的重担放下地的那一刻一样,心里尽是满足、喜悦。

  第十五章    情深义长   深藏心底

  铁 警 闪 耀 长篇小说连载

  作者刘燕轻 明天

  文飞扬和张二接开车出城不到十分钟就看到肖丹副车长和列车乘务员小刘、小马、蒋平警官, 文飞扬靠边停了车,“肖丹、你们怎么在这?"

  “文警长,张车长你们忘了约定,我们说好一起去看望山里老大爷的。”

  肖丹闪动着明眸,微笑着说。

  “我们今天都轮休,刚好有这个机会,两位大警长、大车长别愣着了,你们呀就领着我们一起去山里做点点好人好事,献一点爱心吧。"

  文飞扬和张二接两人会心地笑了。“好吧,你们愿意去扶贫慰问献爱心,那就一起去吧。"文飞扬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那这样,我们到达进山前的那里有个小镇,在那里吃了中饭就进山,看望老大爷后我们就连夜返回武州溪。"

  “好嘞,听文警长安排。"

  大家异口同声地道。

  大家都上了车,两台车向武溪山目的地驶去。

  经过3个小时程车,来到了借母溪。借母溪是国内罕见的沟谷原始次生林,位于湖南省西北部,沅陵县境西北隅,地处云贵高原向江南丘陵过渡的第二级阶地,是武陵山脉南支向东南伸展的中低山部分,位于沅水与澧水分水岭南侧。借母溪沟谷原始次森林带是华东、华南、华西南地区动植物荟萃之地,也是全省“天然标本”最集中、最齐全的“动植物园”。“古藤老树长尾雉,沟谷流水有人家”千年的古藤老树、神奇的沟谷流水,恰似一幅幅“原始森林风光图”。

  文飞扬和张二接商量就在这里吃午饭。

  在这里,文飞扬和张二接和肖丹一行人忘情的欣赏着借母溪风景。

  迎面走来了一大队人马,其中有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朝文飞扬和张二接打招呼。“文警长和张车长”。

  文飞扬和张二接也迎上前去,但他们两人都一时间想不起来。

  “我是央媒驻省城记者站的黄长江,去年底大冰灾时坐过你们车,是从深圳到星城的,当时在餐车你们处理几位旅客闹情绪时见过的。”

  这时文飞扬和张二接想起来了,文警长和张车长上前与黄长江握手。

  “黄总编在这里采访?”

  告诉文飞扬和张二接,这次是省政府安排,省旅游局组织中央和省市媒体来湘西北考察开发张吉怀旅游线路,都来了两天了。

  文飞扬和张二接也告诉黄长江,他们一行六人去武溪山看望山里一位老大爷,中午在此停留吃午饭。

  黄长江对文警长和张车长的爱心义举大加赞赏,他还表示,因采访工作需要不能离队,不然的话也想和他们一起去山里看望那位老大爷。

  匆匆用过午饭后,文飞扬和张二接一行因要赶路,不能停留下来去领略借母溪的风光。

  文飞扬与张二接一行人随后与黄长江道别后,又继续朝武溪山出发。

  经过一路上汽车导航和向当地老百姓问路,一个小时后便到了武溪山脚下。

  文飞扬与肖丹把车子停在山下的一处小坪上后,大家一行人肩挑背杠,拿着大家采购来送给老大爷一家人的粮油和各种物品,开始往上爬山。

  早上从武州溪出发到借母溪,一路阳光灿烂,到了武溪山后却一下子阴了天。

  春天山里气候变化无常,一会儿晴朗天气,一会儿暴雨倾盆。

  针对这种天气变化,这是文飞扬和张二接不曾预料的。

  “肖丹,曾紫君,蒋平,马伊丽,你们爬山受得了吗?”文飞扬冲走在后面的一行人问道。

  "可以的,文警长!"

  肖丹回应着。

  “那行,你们把物品给我和蒋平背,我们稍加快点,一会就要下大雨了。"
 

一陈雷鸣电闪之后,一波倾盆大雨如约而至。一会儿功夫把这群爬山的好心人给淋了个透湿。

  “张车长、文警长我们没有走错方向吧,还有多远?"

  列车员曾紫君一也气喘吁吁地问道。

  "没有的,我和文警长在山下仔细问了的。同志们加把油,应该快到了”张二接车长回应道。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文飞扬遇到了两位穿着雨衣的挖笋人,挖笋汉子告诉文飞扬,去田爹爹家翻过这座山,前面山顶上的土房子就是田爹爹家。

  文飞扬和蒋平把女同志背的物品都拿了过来。大家相互鼓励着向山上爬去。

  大家一听说快到田爹爹家了,一下子都打起了精神。

  挖笋汉子也特别好奇,田爹爹家只有一个孙女在省城上大学,也没有这么多亲戚呀?

  “你们是田爹爹的什么亲戚?我们也没听说过呀”。

  文飞扬看到挖笋汉子的一脸疑惑,便不加思索地说:“我们是田爹爹的远方亲戚,我们是来看望他老人家的。"
       挖笋汉子依然还是的一脸疑惑,下山去了。

  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爬山,到达田爹爹土房子时,时钟刚好指正下午四点钟了。

  这是一座有三间房屋的土房,周围茂林修竹,古树参天,风景如画。

  敲开土屋木门,只见田爹爹正在喂几个小孩子的饭。

  见到文飞扬和张二接,田爹爹激动得热泪盈眶,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头子,是谁来了呀。"里间一位老奶奶在问田爹爹。

  “田爹爹,您好呀,我和张车长,还有肖副车长、蒋警官、列车员曾紫君、马伊丽一起来看您来啦。”文飞扬对田大爹爹介绍说。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老大爷招呼着大家坐,可是房子里也没有几条櫈子。

  “老婆子,是几位干部亲戚来看我们啦!"

  “哦,你扶我起来,我要谢谢他们呀!”

  这时文飞扬和张二接、肖丹几个人马上走进里间房子,去看望卧床休息的老奶奶。

  “好人呀,亲人呀,谢谢你们,上次你们帮了我老头子,帮了我孙女,你们是我们的恩人呀!”

  老大爷在土房子里生起了一堆火,大伙儿围坐在火堆旁,一股股暖流沁入心房。
大家问寒问暖,话题转到了借母溪的故事上,老大爷一下子拉开了话题。
老大爷说,借母溪有一个动人的传说,相传永顺县有位彭知县奉母到长沙府去赴任,进入沅陵境内的借母溪(现在名),这里重峦叠嶂起伏、植被茂密幽深、山顶碧绿苍翠、悬崖古树盘根错节,到处都是万丈绝壁,几乎无路可走。由于地势险峻曲折,又是长途跋涉,路也太窄,轿夫早已筋疲力尽,实在是走不动了,便倒在了路旁。知县心怀孝心,但又要急于赴任,他进退维谷。他想母亲既然身体脆弱,不如将她暂时寄养在此,再说这里风景独好,山谷常年云雾缠绕,鲜花盛开,锦鸡啼呜,如同仙境。彭知县花了不少银子,在溪边的山坡上修了一栋小木屋,他将老母安置好后,就到长沙府戴他的乌纱帽去了。知县之举被轿夫传开了,这个荒蛮之地便有了传奇的名字———寄母溪。独居深山的彭氏孤苦伶仃,生活起居无人照顾。不远处住着一个憨厚的土家孤儿,他拜彭氏做了干娘,一来代替彭知县尽孝,二来自己也有娘可喊了。土家孤儿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风里来雨里去的,精心呵护彭氏老大人,直到老人百年终寝。他恪守孝道的精神和行为感天动地,后来人们便将寄母溪改称为借母溪了。

大家都听到入迷了,外面风雨停了,夕阳西下,大家依依不舍地告别。

 

  新的一天又到来,新的值乘任务又开始了。
      列车早上七点半从武州溪车站开出来,经过一个白天的运行,晚上十点半时车终于从田阳车站平安地开出了。每次值乘列车,列车只要不发案平安地开出田阳车站管区,文飞扬都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这种轻松感,就像挑着一担超过自己支撑力的重担终于到了目的地,在将肩上的重担放下地的那一刻一样,心里尽是满足、喜悦。

  在铁路上,职工们的口里常流传着一句话:火车好坐,田阳难过。什么意思?田阳市的小偷太多了,这些小偷以列车为领地,入夜上车,趁旅客在座位上打瞌睡之际,将旅客口袋里的钱或用手扒走,或用刀片割破口袋后将口袋里的钱扒走。虽然警组安排了一人着便衣化装成旅客在搞防范,当班着警服的民警加大车厢巡视和宣传的力度,也破了很多案子、抓了一些人,但好像是田阳的小偷抓不完似的,几乎趟趟车上都有。

  今天列车平安渡过田阳车站,又是一种喜悦在身。

  就在文飞扬心里喜悦的时候,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叮咚”响了一下,手机收到了一条新短信。文飞扬拿起手机一看,是兴美发来的。

  兴美是兴明的妹妹,兴明是文飞扬的小时候的玩伴和小学中学的同学。文飞扬和兴明的关系非常要好,按家属区父辈们的话说“你们两个可以穿一条裤子了”。高中毕业考上铁路警校后,文飞扬离开家乡去了外省读书,三年后毕业又分到了离家两百多公里远的武州溪铁路公安分处工作,而兴明,则顶职进了父亲单位工作。空间距离的关系,文飞扬和兴明联系的就少了,但儿时的感情依旧在,同学情也一直没有忘记。

  这不,小时候喜欢跟着兴明和文飞扬一起玩的兴明的妹妹兴美,五天前她给文飞扬发短信说,她父亲七十岁了,姊妹们准备给父亲生日时办个寿宴让父亲高兴高兴,问文飞扬有没有时间回锑金市来。文飞扬当时算了自己的班次,在车上值乘,遂回短信告诉兴美没有时间回锑金市。实在是遗憾。

  早上列车从武州溪站始发开车后,文飞扬给妹妹打了个电话,让她去兴美家祝寿时替他带一千元钱的礼钱。

  “一千块礼钱,多了吧,是不是少点,哥。”听到文飞扬报的数字,在电话里文飞扬妹妹惊奇地说。“我们这里老人过生日一般是四百块钱,关系好点的就是六百块钱。”生怕文飞扬不知道行情,文飞扬妹妹又补充说道。

  没事,我跟兴明、兴美他们两姊妹都是好朋友,如按两人算的话,我应该给一千二百块钱。一千块钱不多的。文飞扬告诉妹妹。

  电话里听文飞扬态度这么坚决,文飞扬妹妹就不再说什么了。

  兴美在短信里说,飞扬你这个大警长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小工人,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讲情讲义,既佩服你又谢谢你。虽然是看着文字,但在车上的文飞扬能从手机短信里感觉得到兴美的那种喜悦之情。

  文飞扬回兴美说,小事,都是应该的嘛。人,能有一段儿时的、纯真的同学情谊,那是人生的幸福。文飞扬在心里这样地想着。

  列车经过两天的运行,转眼就到了第三天上,这一天文飞扬他们的车就要终到武州溪站,退乘回家休息了。

  一到退乘的这一天,车上的工作人员们就会有着不一样的兴奋劲。毕竟,只有到家才能好好地休息。退乘三天在家休息,有的人会找个地方外出玩玩,有的人则会约个朋友喝杯酒,叙叙情,在家休息三天过好了,到车上三天才有更好的精力为旅客服务。

  前几天在队里学习时,支队领导说,最近武广车301次娄水站至俞浦站间随车叫卖现象较多,省报还刊登了读者来信批评301次娄水站至俞浦站间的随车叫卖现象。

  文飞扬他们警组对列车的治安一直采取“打基础、稳秩序”的工作思路,对车上的秩序采取长期打基础严管的工作思路,通过严管进而取得“稳秩序”的效果。

  这个工作思路是警组的乘警老滕提出的。老滕今年40岁,个子不高,待人热情,声音尖亮,和文飞扬一个警组跑车工作五年多了,彼此配合默契,业余时间喜欢去歌厅里唱歌,并且还时不时地客串几句京剧。老滕唱歌时是另一个形象,旁若无人,很不怯场,全情投入,让人听了后不禁要为他真情的歌声而鼓掌。

  文飞扬虽然觉得自己警组工作的车上秩序一直都较好,支队、大队领导也予以过表扬,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要自己掌握情况。

  早上七点钟,列车正运行在娄水站至俞浦站间。硬座车厢内,有的旅客还趴在茶几上打瞌睡,但大部分的旅客已经醒来了,或在洗脸刷牙,或在享受着从车窗外吹进的新鲜空气。

  “麻辣香干,开胃的麻辣香干,有需要的旅客赶紧买啊,很便宜,五块钱一包。”

  从14号硬座车厢走向15号车厢,刚一接近15号车厢的门口,文飞扬就听到了车厢内一个男的在叫卖麻辣豆腐干。这叫卖声在早晨安静的车厢内格外清楚,听着也格外刺耳。

  这个人的胆子可真大,敢到我值乘的车上随车叫卖。文飞扬在心里想道。

  文飞扬的步子快了起来,他分开洗脸间处等着洗脸刷牙的旅客,走到那个叫卖麻辣豆腐干的人背后拍拍那人,那人当即转过头来,文飞扬一看到这张脸后吓了一跳,在眼睛看着那人僵直了一两秒后,用惊奇的声音叫着名字:兴明。

  正向旅客叫卖麻辣豆腐干的兴明则憨笑着喊道:飞扬。

  你怎么到火车上叫卖起麻辣豆腐干来了。文飞扬大惑不解地问道。

  一言难尽啊,现在下岗了,找不到事干,听说火车上的旅客喜欢吃麻辣豆腐干,就做了麻辣豆腐干来卖。来,飞扬,你也拿点去吃,我妹妹兴美亲手做的,很好吃的哦。兴明见到儿时的同学文飞扬,很热情地双手从放在一座位下装着麻辣豆腐干的一个旅行包里拿出一些就往文飞扬的手里放。

  文飞扬看到,麻辣豆腐干是用一个很小的白色塑料袋装着的,袋子内大概有十几片麻辣豆腐干,麻辣豆腐干上的辣椒油把小小的白色塑料袋也染得有些红。

  快别卖了,兴明,收拾起东西跟我到餐车去。文飞扬招呼着兴明。

  走进餐车,文飞扬让兴明在餐车中部的一个空座位上坐下。这时早上起床来当班的乘警老滕也来到了餐车,他看到兴明后就喊“老同学好!”

  他怎么就跟你是老同学?你怎么认识他的?

  看到文飞扬把叫卖麻辣豆腐干的老同学请到餐车坐,又满脸惊奇地问自己,老滕就高兴地说道,他告诉我是你的老同学,我也就喊老同学咯。说完,还得意地往上扬了扬头。

  这么早,你一定还没吃早饭的。文飞扬看着兴明说道。说着就请老滕给兴明打个早饭吃。

  待兴明吃完早饭后,文飞扬收住笑容换成严肃的表情坐到兴明的对面。看到文飞扬一下变得严肃的脸,餐车长赵丽和乘警老滕都面面相觑很不解,不知是什么情况了。

  只见文飞扬表情严肃地说,兴明,饭吃完了,我们说正事。

  兴明听文飞扬这么说,以为文飞扬要和自己做交易,就高兴地说,老同学的事情都好办。

  那就好。文飞扬当即回答说。但随后说出的话,却让兴明低下了头。你随车叫卖麻辣豆腐干,一是扰乱了列车的治安秩序,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二是你的麻辣豆腐干没有经过卫生许可,很容易造成旅客食物中毒,这是不得了的事情。根据规定,我要把你连人带物一并移交给前方的湘新站派出所处理。

  文警长,你可真的能拉下脸来,一起长大的老同学下岗了到车上卖个麻辣豆腐干挣点小菜钱你也坚持原则。餐车长赵丽不解地说。

  管一个不管一个,车上的秩序就很难管好。我管住了我的老同学,再管别的人就容易多了。文飞扬表情严肃回复赵丽道。

  还有你,老滕,以后再碰到我的什么什么人在车上随车叫卖,一定要及时地告诉我,不准装兜里啊。文飞扬转向老滕说道。

  Yes!文警长。老滕高举着右手,用一个他惯用的俏皮动作来回答文警长。


中国访谈网责任编辑张国军        编辑华光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Copyright 中国访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fangtan@fangtan.org.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