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0

铁 警 闪 耀

发布时间:2022-05-02 22:19:17 来源:中国访谈网 责任编辑:张国军 阅读量:
晚上八点多钟,列车长张二接带着车班的副车长、餐车长、厨师及安全员、补票员等骨干人员大年初四在乘警长文飞扬家聚餐离去后,文飞扬又想起了自己给张二接的建议,抵制金钱诱惑,树立良好的警风、路风,努力打造一趟领导放心、旅客满意的列车,争创红旗列车。张二接会赞同我的观点吗?文飞扬在心里默默地这样想着。

  第十章 抵制诱惑 坚守底线
 

  长篇小说连载作者刘燕轻 明天
 

  晚上八点多钟,列车长张二接带着车班的副车长、餐车长、厨师及安全员、补票员等骨干人员大年初四在乘警长文飞扬家聚餐离去后,文飞扬又想起了自己给张二接的建议,抵制金钱诱惑,树立良好的警风、路风,努力打造一趟领导放心、旅客满意的列车,争创红旗列车。张二接会赞同我的观点吗?文飞扬在心里默默地这样想着。

  文飞扬之所以提出这个和车班共同加强警风、路风建设,争创红旗列车的建议,也不是完全无凭无据。张二接是他们武州溪客运段的多年先进个人,平时的工作中,文飞扬看到,张二接不摆列车长架子,特别在检查车厢卫生时,发现有的车厢卫生不干净后,张二接不是一味的批评、考核,而是叫上看车厢的列车员从乘务室出来,拿着扫把,带着列车员一起共同打扫车厢卫生,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人、改变人。基于这些认识,文飞扬提出了这个建议。他应该会赞同我这个建议,和我一条心的。文飞扬安慰自己道。

  武州溪市是一九九八年由武州溪地区撤地设市而来的。武州溪市虽然是内陆的边远地区城市,但得益于独特的区位优势和铁路建设的发达,武州溪市在外面的名声也较大,由一个小镇子、县、市(县级市)逐步发展成地级市。《人民日报》曾报道称之为“火车拖来的城市”。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武州溪铁路分局改组成武州溪铁路总公司,下辖二十多个站段。新一轮的经济建设兴起来了。

  武州溪市距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州只有一千多公里,每天早晨,都有一趟始发列车开往广州,于次日的上午到达广州站,下午四点多钟又从广州站返回,第三天下午就到了武州溪。

  在这新一轮的经济建设大潮中,武州溪市的很多被人称为“快手”的老板借助这趟开往广州的始发列车,将广州的时新的服装、鞋子、游戏机及生活用品等倒腾到武州溪市来,再转手加价批发。价格虽然有点贵,但这些衣服的样子就是好看,而武州溪市本地又没有,因此还很畅销,这些先人一步的“快手”,也就都发了财。这些“快手”还有另外一个名号:倒爷。这些人的标配是:脖子上一条粗粗的金项链,手指上一个大戒指,头发上整日打着摩丝,使头发像刚洗过似的又发亮,腋下夹着一个皮包,手上还拿着一个“大哥大”手提电话。这些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很能来事。很多人都喜欢和他们来往,因为他们的手里有钱,请吃个饭、唱个歌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早上七点钟,武州溪开往广州的302次列车的车体停在武州溪站的一站台,乘警长文飞扬、列车长张二接和列检对车体进行了“三乘联检”后,两个人从车上走到了站台上,准备迎接旅客上车。

  “文警长你好!”车站放客了,在从候车室出来走向列车的旅客当中,一个标准的“快手”模样的人径直朝文警长走来,在还有十来步距离时,这个左腋下夹着一个包、右手拿着一个“大哥大”的“快手”,右手朝上高举着,手里的“大哥大”横着在其头上晃动着,一脸笑容像个老熟人似地喊着文警长你好。文警长循着喊声看那人后却不认识他,他却这么热情地打着招呼,出于礼貌,文警长回应他说你好。

  “你怎么知道我的姓的?我好像不认识你?”待那人走到跟前后文警长疑惑地问道。

  “你们武广车的六个警长我认识了一大半。”这个“快手”有点炫耀地说道。说这话时,他的眼睛睁的很大。今天能认识您我很荣幸。“快手”接着又说道。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文警长平静地问道。

  “是成主编让我找您的,我妈妈快七十岁的人了,她一个人要去广州看我妹妹,麻烦您帮忙找列车长帮我妈妈在车上补个卧铺,照顾一下。”说完,“快手”朝不远处的几个人招了一下手,两个女性就陪着一个老人走来了。

  “哦,这个事啊,好办,等会列车开车后,一有空余的卧铺,我就请列车长帮你妈妈把卧铺给补了。”“快手”见文警长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心想文警长这个人果然像别人传说的那样,好打交道。在离开时,“快手”笑着以握手的姿势,将两百元钱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想借握手将两百元钱悄悄塞给文警长,但被文警长挡了回去。而后,“快手”又从夹着的皮包内拿出两包很多人难得抽得到的外烟“健牌”香烟拿给文警长。在給烟时,“快手”没有遮挡而是公开地拿给文警长。因为他相信“烟酒不分家”是人之常情。但这两包烟,文警长也给挡回去了。

  “飞扬,最近忙什么?明晚有空吗,好久不见了,一起吃个饭。”退乘的那天回到家里,文飞扬在武州溪铁路总公司工会工作的一个朋友将电话打到了文飞扬家里的座机。这个人姓成,是武州溪铁路总公司工会《安全与监督》杂志的主编。文飞扬最先开始是通过同事认识他在市政协工作的老婆,但交往中,就和老成变成了关系密切的好朋友,因为都爱好着文学。

  这三天正好在家休息,没问题。我也想和你见见面了。在电话里,文飞扬回答老成。

  天美大酒店,武州溪市第一批建起来的高档酒店,最先开始是涉外酒店,放开后就成了人人可进的酒店,只要你有钱。

  下午5点半钟,文飞扬打的到了天美大酒店。走到酒店大堂的门口时,老成已先站在了门口,见文飞扬走进酒店大堂内,老成迎上去张开双手抱住文飞扬,“好久不见了,飞扬。”

  “你有什么好事,到这么高档的酒店吃饭?”和老成走在头顶是水晶大吊灯、脚下铺着红地毯的酒店大堂内,文飞扬边走边问道。

  “走,到二楼的包房里边吃边说。”老成的左手环抱着文飞扬的臂膀,边走边回答。

  走进二楼的一间包房内,文飞扬看到有五个人在座,其中的一个人文飞扬见过一面,是那个曾找自己帮忙的“快手”。那个“快手”看到文飞扬后从座位上站起来首先点头微笑示意着。

  “飞扬,我介绍一下,这四个是我们工会的同事,这个想必你是见过面认识的,今天也是他做东请客,他要感谢你上次的帮忙。”老成伸开右手五指并拢朝向“快手”笑嘻嘻地说道。“他以前是车务段的,后来停薪留职做起了生意,现在是个大老板。不过他也是个文学爱好者,我和他也是因文而交。”老成又补充道。

  文飞扬看到,桌上的一个红色的五粮液酒袋子内装着两瓶五粮液酒,每个座位前的桌子上还客气地摆着一包湖南人最喜欢的“芙蓉王”牌香烟,桌子外圈的一个凳子上,还坐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但老成没有介绍。文飞扬根据女子的打扮马上想到,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酒店里专门被人请来陪人喝酒的陪酒女。

  看到这样好的酒、这样好的烟,又在这么豪华的酒店内,还有陪酒的女郎,文飞扬心想,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我堂堂的一个人民警察,今天吃了这顿饭,今后岂不是要在“快手”面前迎合着他说话,并为他做一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了吗。不能吃这顿饭。文飞扬在心里决定着。

  “成兄,各位,请絮我今天不能和大家一起吃饭。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文飞扬表情端正地看了老成一眼,又看了其他几个人一眼,边看边说着。说完,就离开包房朝外面头也不回地走了。老成在后面追着,文飞扬也没理睬只管往酒店外走。包房内,“快手”无奈地说“文警长这个人真有个性啊。”
 

  长篇小说连载作者 刘燕轻 明天
 

  中国访谈网责任编辑张国军 编辑华光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Copyright 中国访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fangtan@fangtan.org.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