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滚动新闻
0

铁 警 闪 耀

发布时间:2022-04-30 01:02:41 来源:中国访谈网 责任编辑:张国军 阅读量:
“你退乘了,过年休息这几天有些什么安排吗?”右手端着早餐喝的一杯牛奶在送到嘴边要喝时又移开,妻子陈雅雯问文飞扬。

  第八章 华丽之变
 

  长篇小说连载作者刘燕轻 明天
 

  从上海返回武州溪时,已是大年初四的早上了。

  为了客运列车的安全营运,为了万千乘客的平安旅行,也为了万千个家庭的团圆,春节依然奔波在祖国960万平方公里大地的千万名列车乘务员和铁路乘警,他们舍小我、为大家,特别是在这次全国大面积范围的大暴雪、大冰冻极其恶劣天气情况下,像文飞扬、滕刚、蒋平等铁路民警们对党真诚,舍生忘死,无私奉献的精神,折射出了中国铁警闪耀的光茫。

  文飞扬非常感谢妻子陈雅雯的理解和支持,如果没有妻子默默无闻的在背后支持,文飞扬明白他的理想和事业不可能这样顺心顺意。

  回到家中,妻子和女儿迎接着风尘仆仆归来的文飞扬,体贴入微的话语、问寒问暖让文飞扬深感家的温馨、深感家的幸福。

  妻子陈雅雯劝文飞扬先去睡一会,她知道丈夫在这段大冰灾时期值乘有多少辛苦、多么艰难,她能感受得到,因为她是一名警嫂,也是一名铁路工作人员。

  文飞扬深情地看着妻子,他摇了摇头,他想多和妻子、多和女儿说说话,对他来说那是一种幸福、家的浓浓亲情的幸福。

  “你退乘了,过年休息这几天有些什么安排吗?”右手端着早餐喝的一杯牛奶在送到嘴边要喝时又移开,妻子陈雅雯问文飞扬。

  “在车上时,二接曾问我什么时候去看彭支,我打算第三天休息的最后一天去给彭支拜个年。他退休都三年了。”

  “行,那你自己安排好。”

  乘警长文飞扬和列车长张二接本来就是纯粹的工作关系,但是有一天在车上聊天时,文飞扬发现自己的儿子和张二接的女儿竟然是同班同学,而且,两个小孩因为成绩好,在班上很受老师的宠,这就把文飞扬和张二接的普通工作关系拉近到了朋友关系。在车上,文飞扬喊张二接时,都是称呼“张车长”,但退乘在家里休息,文飞扬喊张二接时就亲切地喊“二接”。两家人还在一起吃过饭,妻子陈雅雯也熟悉张二接了。

  说到彭支,文飞扬就想起了自己调到乘警大队来工作的往事,那些藏于他内心的美好,此刻一幕一幕地从脑海中跳了出来,清晰的好像就在眼前一样。每每回想这些往事,或是同事中有人聊天聊到彭支时,文飞扬的心里都会瞬间在心里升腾起一种愉快感,就像吃到别人突然给的好吃的糖一样。

  彭支叫彭成友,2005年时,彭成友就从武州溪乘警支队支队长的任上退休了,已经退休三年了。彭成友是文飞扬在武州溪公安处最敬佩的三个人之一。文飞扬敬佩这三个人,是因为这三个人工作能力强,而且,都还很亲切和人相处。和人亲切相处,文飞扬认为是能力强的人最重要的素质,如果没有亲和力,你能力再强,别人也会离你远去;而能和人亲切相处,有亲和力,那这种能力就得到了回应,就像花引蜂。这才是最好的方式。

  文飞扬第一次见到彭支,那还是在湘黔铁路上的冷坪车站。当时,文飞扬刚分到冷坪车站派出所工作不到两年。那次,彭支随公安分处领导到所里来检查、验收半年工作。彭支当时是武州溪公安分处政治处的宣传助理,政治处当时还没有下设宣教科、人劳科、办公室这样的机构,

  “你知道车站货场在那里吗?”作为冷坪车站派出所值勤组的组长,文飞扬当然是知道车站货场在哪里的。见随分处领导来所检查、验收半年工作的彭成友助理问个这样简单又轻松的问题,文飞扬本来还有点小紧张的心里一下被自己知道彭助理的问题答案而轻松了起来。

  在去货场的路上,彭助理向文飞扬询问了所领导的工作情况以及自己对工作的看法,还鼓励文飞扬多写稿。文飞扬陪着彭助理离开所里从一站台往西头一直走去,到了车站货场后,彭助理也没有做什么事,跟着就要文飞扬往回走。瞬间,文飞扬明白了,彭助理并不是到货场有什么事,而是用个艺术的方式要找自己了解所里的有关情况。彭助理没有使用那种到下属所队检查工作时通常对民警使用的“走,我找你了解点有关情况”这种居高临下的命令式语言,而是采用了一种同事问路的平等语气。刚刚工作不到两年的文飞扬明白了彭助理的真正意思后,觉得彭助理的工作方式很艺术,人又特别友好,对彭助理的好感一下飙升。文飞扬后来偶然听说,彭助理还是省美术家协会的会员,是个画家。怪不得。艺术家的工作方式就是和常人不一样,艺术。文飞扬心里想道。

  在文飞扬的印象中,武州溪铁路公安分处一千多民警中,除了政治处的一个宣传专干写点稿子外,其它所队就只有乘警大队的一个民警时常拍点新闻图片,再没有其他民警能写稿了。文飞扬作为沿线的一个小站派出所的民警,在大站派出所都没有人写稿时,他却能一个月在报纸上刊登一两篇稿子,这很是突出。

  五年后文飞扬从小镇子所在的冷坪车站派出所调到了武州溪铁路公安处乘警大队工作。在走进大队长办公室向大队长报到时,文飞扬看着眼前的大队长吃了一惊,天下竟有这样的巧事。原来,彭助理早已升任乘警大队的大队长了。

  调到武州溪乘警大队后,文飞扬就分在了一条被称为“黄金线”的车上工作,成为了武州溪开往广州的302次列车上的一名乘警。

  昨天还在沿线小站工作,一个人在山野中的孤独的铁路线上行走,在大山围着村子的沿线乡村的农户家中做爱路护路宣传,和耕牛户等签订保安全的协议,今天,却穿着威严的警服,左臂上挂着红色的、盾型的“乘警”臂章,在热热闹闹的列车上满是旅客的车厢里过道里行走、巡视,那种骄傲感满满的蓄积在文飞扬的内心里。文飞扬在内心里也发誓,一定要好好地工作,做一个优秀的乘警。

  文飞扬怎不骄傲呢!还在沿线小站派出所工作时,他就羡慕死了在火车上工作的乘警,乘警这个职业不仅热闹、风光,而且还能借跑车轻松地经常到大城市里看看,而这在小站,是无法企及的。文飞扬还这样想,如果我有机会当乘警,就一定要当个优秀的乘警。

  一次在值乘列车时,文飞扬在卧铺车厢里看到了武州溪铁路检察院的干警赵龙。文飞扬认识他,他以前是武州溪铁路公安处机关的,不知怎么的就调到了检察院。据说,检察院的工作没公安处的工作这么累,工资还高,他们每月都拿武州溪铁路分局机关干部的奖金,比武州溪公安处干警的奖金要高出四五百元,这可是一个人的月工资水平啊。

  “文飞扬,你知道你是怎么调到乘警队的吗?”赵龙像是要讨好文飞扬似的问道。乘警被人讨好是常事。

  “那还不是正常的工作调动。”

  “你错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吧。”赵龙盘腿坐在下铺上,而双手就对称地轻抓着双脚,摆出一幅准备聊天打发坐车时间的架势,满脸微笑地看着文飞扬说道。

  你们彭大看你在冷坪所工作不顺,和所长的关系不太融洽,你又能写稿子,就和公安处领导建议,说让你在小站派出所工作浪费了,调到乘警大队工作,好好发挥你的特长。

  听了赵龙的“秘密”述说后,文飞扬对这个曾经的彭助理、现在的顶头上司彭大的好感又飙升了。

  到乘警大队工作后,彭大有次找到文飞扬说,不要到车上跑车了,到大队值班室工作,情况掌握得全面些,写稿素材也多些。

  但文飞扬却说,到乘警队工作,跑车是主业,自己很喜欢跑车。至于写稿,一定不会顾此失彼而忘记的。“请彭大放心!”说完,文飞扬还从座位上站起来,用浅浅的笑容和着提高了音调的语气向彭大保证道。

  那也行。在乘警队工作送你一句话:做好自己,坚定理想。彭大却表情严肃地说。

  广州,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又是一个繁华之都,武州溪开往广州的302次列车也就成了一趟最热门的列车,很多下海做生意到广州进货的老板都盯着车上那紧缺的卧铺,都希望在车上睡着到广州,以便有更好的精力进货,这样才能多赚到钱。

  但文飞扬从不参与为这些老板补办卧铺收取“辛苦费”、“一包烟钱”这样的事,只管努力地默默地工作。文飞扬的警长很喜欢文飞扬,不管大队调整民警的值乘线路换到哪里,都带着文飞扬一起换线。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作为一个仅两年的新乘警,文飞扬就被公安处推荐到了武州溪铁路分局参加表彰,被评为了“路风建设先进个人”。第三年,武州溪乘警大队启动一年一度的乘警长竞聘,文飞扬又成功地竞聘上了梦想过的乘警长岗位,跃升为了戴着红色的、盾型的“乘警长”臂章的乘警长在车上工作了。
 

  长篇小说连载作者刘燕轻 明天

 

  中国访谈网责任编辑张国军 编辑华光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Fangtan.org.cn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访谈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访谈网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About us 关于我们 权利声明 商务合作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Fangtan.org.cn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Copyright 中国访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fangtan@fangtan.org.cn

'); })();